战火不断华企’夹缝‘求生

2013-02-02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缅甸密支那克钦传统文化研究会负责人勒棕崩(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在缅甸民主改革的步伐和缅北隆隆的枪炮声中,中国在缅甸的多项投资项目遭遇重大损失,特别是2009年被叫停的密松水电站项目。采访期间,无论是专家学者和克钦军方高层人士,都对记者表示∶“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应在缅甸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中国客观公正的立场和态度,有助於缅北地区走向和平。”

    图、文∶本报记者莲 子

    密松水电站的坝址属於缅甸政府军的管辖范围,但淹没区却在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区域。在地区武装冲突与被缅甸政府单方叫停的“夹缝”中,中方在密松水电站项目损失惨重。

    本月中旬,记者深入克钦采访时,曾提出前往密松水电站项目,但被告知通往密松附近城市密支那的公路,已经被炮火封锁。伊江上游水电有限责任公司公共事务部处长王平介绍说∶“武装冲突导致桥梁被炸毁、电机被拆盗、电压器遭到破坏;现场人员、设备无法撤离、损毁严重,索赔无法解决,维稳压力巨大。”

    电站合作“没给我们利益”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云南分公司总经理李光华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密松水电站项目已经投入70多亿人民币,项目搁置造成每年4至5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结合缅北越演越烈、日趋复杂化的军事冲突,李光华强调∶“局势动荡,密松水电站是否能重建悬而未决;作为投资方,很希望缅北地区尽快达成和平。”

    多位克钦独立军高层对密松水电站的态度,大致可以归纳出三种∶一是克钦没有反对的理由,中国来帮助缅甸开发水电是好事;二是水电站选址是克钦的文化源头,中方要重视;还有一种态度就是,如果缅北政治局势继续恶化,加上多股国际 势力介入,中国在缅甸的所有投资项目都面临巨大风险。但克钦方面也向记者强调,“克钦不反对密松水电站的前提是,中国投资方应该尊重克钦邦存在的客观事实。”

    克钦中央委员比萨说∶“2011年引发冲突的太平江和密松等中国水电站问题,是因为在克钦的地盘上修电站,根本就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也没有给我们利益的打算。克钦地区的事情很复杂,外国企业不能只依靠缅甸政府做事,而把克钦抛到一边。”

    缅甸密支那克钦传文化研究会负责人勒棕崩强调∶“密松水电站建址是克钦人的文化起源地,这一点建设方应该重视。”

    投资缅甸风险多

    尽管克钦方面对密松水电站的观点有所不同,但所有受访者的共识是,“缅甸急需水电开发”。缅甸电力短缺问题严重,至今全国只有15%的人口使用电力,而缅甸丰富的水力资源,让电力行业已成为吸引外资的亮点之一。常年在缅甸工作的王平,对於缺电的困境深有体验,“停电在缅甸是家常便饭,至今很多地区还要依靠柴油发电机来临时供电。”

    面对近年一系列针对中资项目的“倒牌”现象,中方投资者很无奈∶“项目是跟缅甸政府签署的,项目地在克钦邦;国家与地方的利益平衡,这是缅甸的内政,企业无权干涉”,同时也承认,“政策多变、官僚主义、国际关系恶化、项目所在地政治关系复杂等,是投资缅甸所面临的政治风险。”

    李光华说,这令中资企业蒙受了巨额损失的同时,也为中缅经贸蒙上了阴影。2011年,中国对缅直接投资4.7亿美元,而去年1至6月,中国对缅直接投资仅有600万美元。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陈铁军认为,水电站建设本身是一个经济问题,但因为牵涉能源、生态问题,再加上缅甸国内政治局势的复杂性,加上西方力量的的插手,导致密松水电站成了一个“政治问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