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毛‘戏法该破产\□崔宁

2013-02-04 04:25  来源:大公报

    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虽然“长毛”披肩,却总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个一直以香港的古巴革命者切・古华拉自居的议员,可算是立法会内最不懂法,疏於对法律了解掌握的一个,常常挑战法律,却又常常祭起法律大旗,为自己的鲁莽、不守规矩寻找保护。

    “长毛”的违法乱纪,前科累累。零四年首次获选立法会议员时,就无视立法会的传统和规则,在宣读誓词时添油加醋,硬将自己的政治理念变成口号,强加其中。零七年在组织示威时又“搞搞震”,被控以三项袭警罪。在一年多前那次冲击政府替补方案谘询会,与一帮“V煞”制造混乱场面,引发肢体冲突,为此被判两个月监禁。

    近日,其就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去年5月中止辩论递补机制的“拉布战”,在提出司法覆核不获受理後,向上诉庭提出的上诉,已被驳回。上诉庭指明,议会有特权自行处理议会内的事务,法庭不会轻易干预,又斥“长毛”希望利用法庭达至其政治目的,企图拖延法例通过。

    上诉庭认为,“拉布”与立法会的正常职权背道而驰,指出曾钰成中止拉布的决定,只是按照《基本法》第七十二条行使立法会主席主持会议的权力,包括中止辩论及下令进行表决,其决定只是针对当日的会议,没有其他,故此并无绕过立法会去自行订立新的议事规则。

    这个曾叫嚣“拉布万岁!”的议员“长毛”,这次算是撞了“南墙”。

    不仅如此,不久前,他与特首选举落败的何俊仁“抢功”,向梁振英当选提出“司法覆核”,结果稀里糊涂败下阵来,还须支付行政长官梁振英讼费。

    对此,“长毛”深感无奈。相信讼费金额庞大,可能令他破产,失去议员资格,但他强调,坚决不会向“政治敌人”寻求怜悯。有大律师估计,讼费金额或达到七位数字,即百万元计。为此,他自己说,早前已就这笔讼费进行街头筹款,只筹得三万多元。

    对於轻视政府,轻视立法会,只把法律和规则当作玩物的这个立法会议员而言,今次的判决使其“名财两空”,法庭已下令败诉的“长毛”需支付曾钰成及律政司的讼费,立法会秘书处指讼费逾20万元。长毛又表示会向公众筹钱支付讼费,否则“ 钱就破产棉”。

    法律不是泥捏的,更不是社民连和“长毛”的独家专享。法律是维护社会正常运作的保障,是制度,是铁篱笆。“长毛”戏法所费不菲,就该破产,丝毫也不要去同情他,否则焉知无後。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