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欲提携如意舞\王国华

2013-02-04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白玉如意(资料图片)

    

    去年刚看到内地电视连续剧《甄 传》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靠谱。虽然故事是虚构的,但细节非常到位。譬如∶该剧中,王公大臣或者太后妃子之类的人,手里常常拿一柄东西。这柄东西不显眼,但有历史知识的人可以马上分辨出来∶那是“如意”。在古代,如意是一种全民普及的物品。王室公卿家里肯定要有几件如意,平民百姓家中亦常见。而张铁林等人主演的所谓宫廷戏,皇帝只会吹子瞪眼,哪里知道什麽是“如意”?仅从这个细节上,就可断定该剧的导演下了功夫。但在今天,知道“如意”这种东西的人不多了。那麽,如意到底是个什麽东东?它是怎麽来的?在中国古人的生活中起过什麽样的作用?又是怎麽没的?

    痒痒挠和权柄

    “如意”,又称“握君”、“执友”或“谈柄”。你若有机会到北京故宫,会看到形式各异的“如意”。其大致形状就是一个柄,柄上安一个头。这个形状很像锤子!但如意的性质与锤子截然相反。同样是刀,一个人手拿杀猪刀向你走来,你会看到满脸煞气;如果他拿的是水果刀,你就明白他是要削水果给你吃。同理,有人掂个锤子跟你聊天,你一定想赶紧离开,若是他(她)拿一把如意,彼此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如意的粗线条类似锤子,但比锤子妩媚得多,其柄有扁有圆,或直或弯。

    魏晋南北朝时期,如意的形状以柄首呈屈曲手掌式为主流;这种创造的构思,可以理解为人的意志的外延。而手形如意演变成卷云形、灵芝形、心字形及团花形如意,是唐以後的事。富贵人家的如意,材质有金、有玉、有银、有铜、有沉香木,贫寒人家就只能用用竹子和普通木头了。如意的来历,说法不一。有的说源自印度佛教。法师讲经时,常手持如意一柄,记经文於上,以备遗忘,如同臣子觐见皇帝时手中捧的笏板,今天下属见上司时必拿的笔记本一样。也有的说,如意最初是一种武器,或者是带护手的短剑。喝酒碰杯,本为预防敌人在酒中下毒,借碰杯之机把酒洒到对方酒杯中一点,後来成了礼仪,如意大概也是如此,逐渐由武器变成了伴手物。不过,更多的人认为,如意是痒痒挠的变种。北宋释道诚在《释氏要览》中记载∶“如意,梵名阿那律,秦言如意。《指归》云,‘古之爪杖也。’或骨、角、竹、木,刻作人手指爪。柄可长三尺许,或脊有痒,手所不到,用以搔抓,如人之意,故曰‘如意’。”开始是痒痒挠,後来不断装饰,改变花样,称呼也由通俗的“不求人”变成文雅的“如意”。後面这个说法,应该更可信。因为我国历来卫生习惯不好,多少天都不洗澡。即使皇室条件优越些,也难保证天天洗浴。弄个“如意”在手里,方便随时搔痒。也有人认为,如意更像一柄权杖。掌权者挥斥方遒,手里自然需要一柄道具。但羽扇或手杖的实用性太强,恰易掩盖了道具的象徵意义,到了最後逐渐演变为没有实际意义的如意。而对於贫民百姓来说,手里拿一点东西,就像抓到了水中的稻草,或多或少总会产生一点安全感。为什麽“如意”消失了呢?我觉得,这与其材质和装饰越来越艺术化,实用性越来越差有关。一种东西,多少总要有点用,如果一点用都没有,即使再艺术,名称再好听,最终也要被淘汰。当然,卫生条件的改善或许也是“如意”出局的原因。

    诗歌中的“如意”

    在古代,如果说油盐酱醋是一种生活必需品,那麽如意则是另外一种生活必需品。日日相伴,难免不拨动诗人们的情怀,歌之咏之。自古以来,在诗歌中提到如意的,比比皆是。唐朝孟浩然在其《悼正弘禅师》中写道∶“池上青莲宇,林间白马泉。故人成异物,过客独潸然。既礼新松塔,还寻旧石筵。平生竹如意,犹挂草堂前。”挂在草堂前面的,是禅师当年用过的“竹如意”,他的朴素和清贫,犹如“竹如意”一般,让人留恋怀想。没有这件竹如意,我们还拿什麽怀念他?古人山居,离不开柴扉野犬,而屋子里的摆设,自然也少不了如意。李贺在《始为奉礼忆昌谷山居》中这样描述∶“扫断马蹄痕,衙回自闭门。长枪江米熟,小树枣花春。向壁悬如意,当帘阅角巾。犬书曾去洛,鹤病悔游秦。土甑封茶叶,山杯锁竹根。不知船上月,谁棹满溪云?”李嘉的《题道虔上人竹房》与此如出一辙∶“诗思禅心共竹闲,任他流水向人间。手持如意高窗里,斜日沿江千万山。”在更具悲悯情怀和平民意识的杜甫那里,如意又具有了另外一番含义。武夫仗剑,文人执笔,普通百姓高兴起来,就只能拿如意手舞足蹈。此时的如意,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痒痒挠,而是不可或缺了。双手空空地舞蹈,样子实在太傻,非得有一柄如意不可。唐人吟诗,宋人作词。在宋人的长短句中,如意仍屡屡出现。宋人陈允平也写过一首《水龙吟》∶“晓莺啼醒春愁,粉香独步千红地。庭闲散缟,林空翦雪,鸥惊鹤避。妒月魂凄,行云梦冷,温柔乡闭。渐黄昏院落,清明时候,东风里、无情泪。织翠玲珑叶底。倚阑人、玉龙休吹。残妆微洗,芳心微露,昭阳睡起。恨结连环,舞停双佩,水晶如意。倩蜂媒、聘取琼花,细与向、尊前比。”这里的如意,高贵得超凡脱俗,离烟火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关於如意的故事

    “如意”两字,充满人们对美好的期盼与向往。也正因为这两个字,如意成了可以随时拿来送人的礼物。史载,满洲旧俗,凡值年节,臣子们必进“如意”於朝,取“吉祥如意”之彩头。而嘉庆皇帝即位後,曾发布一道上谕,禁止王公大臣进奉“如意”。他说∶“诸臣以为如意,在朕观之转不如意也”。原来,乾隆立嘉庆为太子时,和 第一个得到消息,赶紧送了一柄“如意”给嘉庆通风报信。嘉庆即位後,担心和 将此事泄露给史官,万一载入史册,将为後人耻笑,遂下达禁奉之谕,是为釜底抽薪。而他的老爹乾隆刚刚去世,他便迫不及待地整肃和 ,不知是否与此也有关系?不过,《述庵秘录》中载∶“太后帝生辰三节,王大臣督抚等例进如意(督抚现任者有此制,开缺不能)及贡物,由内务府内监等递进”,此处的“太后帝”指的是慈禧和光绪。看来,嘉庆的政策并没有延续下去,他死以後,“如意”又成了必进之物。

    而光绪皇帝也有一则与如意有关的故事。据说,当年光绪选妃时是由慈禧包办的。最後入选的五人分别为慈禧太后的弟弟、副都统桂祥的女儿、江西巡抚德馨的两个女儿、礼部左侍郎长叙的两个女儿。当时在场的太监唐冠卿事後有一份细致的描述∶“选后是在体和殿,事前准备了玉如意一柄,绣花荷包两对,谁收到玉如意就是皇后,收到荷包为嫔妃。光绪手持玉如意来到德馨的长女面前,刚要交给,慈禧太后大声说‘皇帝!’并暗示光绪将玉如意交给桂祥的女儿。光绪无奈,只好照办。慈禧强迫光绪选择了并不喜欢的皇后,又担心德馨的女儿,一旦选入嫔妃,必有夺宠之忧,於是不让光绪自己再选,直接授意将荷包交给长叙的两个女儿。”如意作为道具的功能,在这里再度呈现。有时候,人都可以成为道具,何况如意呢?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