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请/徐 跃

2013-02-05 04:25  来源:大公报

    小张婚假结束上班,通知大家晚上七点到他家去聚聚。这是我们办公室不成文的规矩。谁家有了喜事,该怎麽随分子就怎麽随,但办公室这个小集体,搞点特殊,需另外请吃一次。头儿老罗是小张的大媒,为了表示亲民和支持,当即宣布下午提前一小时下班。大家山呼英明。

    下午五时,手机响起来,一看是小张的号码。这小张真的够热情的,才五点就开始催客了。小张除了嘱我早点过去外,还请我路过“宾满楼”时,给他带一份红烧排骨过去。说是在菜市场没买到好排骨,钱先垫上,等到他家的时候就给我。我说,兄弟,什麽钱不钱的,我正不知带点什麽过去呢,现在还省的我动心思呢。六点半,我按响门铃,小张媳妇开的门。进门右手就是厨房,左手有一处镂空玄关,但无法看到同事们来了没有。小张媳妇朝我笑了笑,接过排骨,才把我带到客厅。我一看,老罗、大李、小王等五个人都已经到了。小张、小王观战,老罗他们四个正在甩扑克呢。见我到了,小张宣布,扑克战结束,酒战开启。

    要说这小张媳妇还真能干,连她自己八个人,烧菜喝酒两不误。夫唱妇随,频频敬酒。菜烧的很地道,除了我带来的排骨外,另外的几个菜,胃口都很好。糖醋鱼酸甜可口,爆炒腰花火候老到,黄瓜拌猪耳朵很见刀工。大家大吃海喝,老罗、大李已有醉态,我和小王也已喝到微醺。这顿饭吃得真不错,气氛热烈,互动和谐。大家酒足饭饱步出小张家门後,馀兴未尽,再一次掀起表扬小张媳妇厨艺的热潮。

    老罗最看好的,就是红烧排骨。我说,这道菜就不要夸了,那是我从饭店带过去的。听了这话,大李咦了一声说,那道腰花是我带过去的。老罗说,我们都带了菜了啊。这哪是请吃啊,这不咱自吃自吗?我说,也不能算自吃自,我们六人,每人带了一样菜。一共八道菜,不是还有两道菜吗?说真的,那两道菜,也很见功夫呢。听了这话,大家又议论起那两道来路不明的菜来了,直到作鸟兽散,也没得出统一的结论。第二天上班,大家七嘴八舌戏谑小张。我说,小张矛盾论学的最好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如何?小王说,兄弟,你真有福啊,就那两道菜,就知道嫂子身手不凡。

    小张被大家挤兑的不行,连连告饶道∶“哥哥弟弟们,这就不错了。你知道我这十天婚假是怎麽过的吗?两头的爸妈都不让回去蹭饭,说是自己开伙,日子红火。可怜我们两夫妻,红火了十天的速食面。那两道菜啊,是丈母娘的手艺,老婆中午回去蹭饭,央求老娘做的。”

    原来如此,难怪有此底气请吃呢。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