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的蟹

2013-02-05 04:25  来源:大公报

    中国人爱吃蟹,似乎是自古已然,是种不能磨灭的情意结。

    华人吃海鲜,当中固不能缺少蟹的踪影。一碟“姜爆蟹”热烘烘地端上宴会的大圆桌,宾客眼眸便泛出金光,随那缕仙雾般的白烟神游出走。男女老幼全都卷起衣袖,一声将令,便拆它的壳、扭它的钳、吸它的肉、啜它的膏,或细呷两口清茶淡茗,或豪饮几壶玉液琼浆,“草草杯盘供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不多工夫,碟中只遗姜辣椒蒜粒与黄汁,众蟹分尸桌上,身首异处,天各一方。食者则抱怀孕似的大肚,作满足状,写意悠闲地嚼杨木,剔牙缝,回味那份齿颊留香。

    我不爱吃蟹,某程度上是带丁点儿的讨厌之感。小时候吃蟹,是场战国春秋,也是场七国之乱,舞手动牙,蟹钳蟹壳蟹身各处尖角,皆与我嘴唇十指抗争角力,多刺得我嘴裂指伤,失措无奈。加上皮肤敏感,每次吞咽蟹肉後,就要遭受蟹灵冤魂的复仇,用它毛茸茸的八腿爬行我体,痕痒难熬,终留下那不知是爱是恨的重重红唇烙印。还有一次,走进厨房看母亲洗蟹,结果被一苹恶蟹钳得中指重伤,血流成黄河滚滚,泪披面长江滔滔,因而维持数天的不文手势。此後,见蟹则“惊”而远之,除了皮肤敏感,对蟹亦尤“敏感”。

    将蟹比喻成恶霸恶人

    我了解蟹的特性∶它横走,恃利器而伤人。自有此难忘经验,每逢见它被五花大绑,我便心凉,看它被拆壳噬肉,我便痛快。可能基於同一理由,前人将蟹比喻成恶霸恶人,痛恨十分,人人得而诛之。有人说牛顿在苹果痛击下惊醒,不再是“钝牛”,我也在蟹钳重创下顿悟,原来我不仅切恨江河中的小蟹,更侧目的是社会中的“巨蟹”。 (上)

    岭大社区学院副学士生 庄文龙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