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名必分先後拟题有倾向

2013-02-05 04:25  来源:大公报

    打开学校或机构刊物,在鸣谢栏目,毫不例外出现“排名不分先後”字样。这完全是多此一举,甚至可称之此地无银,排名从来分先後,号码也要分大小,就算孪生兄弟或姐妹,同年同月同日同时间降生,也会有分秒之别。所谓不分先後,应是寻求自我感觉良好或表面平等而已,作不得准,也不能当真。

    排名分先後,可以由姓氏笔画多寡而定,也可以按职级高低而论,甚至是论资排辈别长幼。假设请来几名十大杰出青年或什麽奖得主出席某项活动,要邀请他们登台主礼,如果开口闭口排名不分先後,请看最後上台的会是哪位?结果,还不是按得奖年份或资历来分。再如教育捐款,当要鸣谢捐款人时,一是按资格序列,一是以捐款金额而定,不可能采取什麽不分先後的方式,因为根本行不通。

    试题偏重今日香港

    言归正传,说到通识科拟题,从拟题数目和次序,也可看到出卷的轻重缓急,不可能再说什麽客观中立、不偏不倚的空话,这类空话一不实际,二不踏实,三不可取。新高中通识教育科已有一届公开试,又有两届练习卷,从试题内容和题目走向,明显地看到当局或者说科目委员会的取态,就是重视今日香港,讲求与学生的切身性和相关性,这没有问题,在文凭试初期来说也是适当的做法。

    不过,既然通识科包罗六大单元,从个人到国家到国际,由科技到医疗到全球化,有横的比对,又有纵的观照,虽然讲求多角度思考和批判,但总不至於完全无价值取向吧。

    正好通识教育会副会长黄家梁早前提出,通识科命题和考核重心,现代中国明显不是重点,甚至可以说是不是点也成疑问。“过去两份练习卷和一份公开试卷共十八道题目,只有一条题目以中国为主题(第一届练习卷卷二第一题),远远少於个人成长(三题)和今日香港(七题)。”甚至完全无题目“直接考问中国政治、外交和社会等方面的国情。”对於此科是不是不要求考生对中国国情有深入认识的忧虑,有关方面应该有个说法,以释众疑。

    笔者认为,这不是不考就不教的问题,而是既然列入课程和考核大纲,就不应该厚此薄彼。吕少群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