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王 渝

2013-02-05 04:25  来源:大公报

    说起做梦,好几个朋友都做过考数学的恶梦,对考卷,满脑子浆糊,心里慌慌。还有一种累梦,好像刚经过长途跋涉,举步维艰,走也走不动。我初到美国,想家就做这样的梦。小时候有一阵,常梦到突然踏空,往很深的地方跌下去。据说是在梦里长高。後来,不做了,大概已经不再长高了。

    小时候听到吴刚被神仙处罚,在月亮里面砍树的故事,联想翩翩。吴刚一斧头下去,固然树身出现伤痕,但是他再举起斧头时,伤痕已经愈合。就从这树身的生生不息,我联想到,如果糖果也这样,该多麽美妙。那时候我常常希望碰到神仙,跟他讨一块这样的糖吃。咬下一口,它又恢复原状,永远吃不完。小娃的我,只看到神仙法力无边,没察觉他的狠心。吴刚遭遇到的处罚太可怕,是绝望的啊。

    我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我对永远吃不完糖果的向往,从不曾出现在梦里。倒是重复做过关於吃的恶梦。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各色好吃的东西,我的手一伸过去,一切消失。惊醒的我满心懊恼。难道是神仙对我贪吃糖果的惩罚?简直比吴刚还凄惨。

    有人做过彩色的梦,我的梦却都是黑白的。友人张宗子说,应该如此,因为黑白给人远离现实的感觉。他强调好东西都是黑白的,包括理想。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