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菜/叶 歌

2013-02-05 04:25  来源:大公报

    小学时,春节前父母总要准备年菜。那时肉、蛋、家禽甚至豆制品都要凭票购买,过年时食材比平常略丰富,也无山珍海味。母亲做上一大盆肉酿油面筋和百页包塞肉,让父亲熬夜看火,在煤炉上慢慢炖熟。没有冰箱,小年夜煮好了年菜,装碗後放进大木盆里,塞到床底下,能一直吃到正月底。

    初中时,民众物质生活有所改善。春节前我负责做蛋饺。二十苹鸡蛋加一苹鸭蛋打成蛋液,加盐和花,另有一盆加姜调好味的猪肉糜。我坐在煤气灶旁,左手拿一个长柄金属大勺架在低火上,右手用筷子夹一块肥肉在勺底抹一下,然後舀一调羹蛋液倒进大勺,慢慢在火上转动,制成蛋皮,加肉糜,把圆形蛋皮对折封口,就完工了。蛋饺做好要隔水蒸熟,吃火锅时放进汤里汆热食用。

    如今同胞们富裕多了,早年要自己烹制的年菜在超市都可以买到。母亲去一趟家乐福,就能买回蛋饺、鱼丸等。有人购买半成品年夜饭回家加工,更有人选择大年夜不在家吃饭,而是去酒店订上一桌,阖家团聚。

    今年我从美国大学休假,难得在家过春节。母亲张罗,年前就裹好了一两百苹荠菜鲜肉虾仁馄饨,放进冰柜冷冻。家里添置了烤箱,网上买到了烘焙用品,我烤好了香蕉面包、苹果蛋糕和巧克力核桃饼乾,不光自己吃,还和母亲的老友、小友分享。

    不知何时起,我家的年菜变得中西合璧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