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国化‘逻辑不通/资深新闻工作者 黎小燕

2013-02-06 04:25  来源:大公报

    “我数典忘祖,与你何干”“去中国化又如何”?

    这两句对抗国民教育之言,令人痛心之馀,本身也逻辑不通。“言论自由”并非等於“肆无忌惮”、“爱说什麽就什麽”。

    “我数典忘祖,与你何干?”这是早前在一个周日中午的《城市论坛》上,台下有“愤青”这样大骂几位长者的。

    数典忘祖,向来就被认为是大逆不道,并不只限於该论坛上那几位长者所认定的。“愤青”大骂他们,不仅对他们无礼,也对全球华侨华人无礼。再者,“愤青”强调数典忘祖是“个人的事”,与其他人“毫无关系”。对其他“愤青”而言,这或许是“英雄”表现,“理由”是他“敢於公开反传统”。不过也正因如此,这句话对其他广大青少年有负面影响,不能不予以纠正。这样看,这完全无涉“言论自由”。个人的“数典忘祖”,首先关系到自己的父母、祖先及下一代,是把他们全部抛诸脑後;推而广之,是与当日论坛上的几位长者及全球华侨华人都有关系。老子说∶“直而不肆”,即是说一个人说话直率是可以的,但不能肆,肆就是肆无忌惮。

    数千年来,孔孟儒学教导我们,在特定的文化领域里,个人应认识到自己与别人休戚与共,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连是无可避免的。这就驳斥了“与你何干?”大谬之处。

    “去中国化”是有“愤青”在大谈“我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时所提出的。“去中国化”与“数典忘祖”同样逻辑不通。个人体内血脉尽是祖先的血脉,是祖先传统的点滴累积,方才成其为今天的自己。要割断,如何割断呢?完全不科学。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台湾民进党陈水扁当“总统”时曾极力“去中国化”,历史教科书中忽然没有了好多与中国大陆密切相关的段落,盲乱割断历史的连贯性,连历史学家都摸不头脑,遑论学历史的学子该从何学起了。经济上也极力与大陆割裂交往,结果是断了台湾农产品出路,令台湾整体经济一蹶不振。此外只说闽南话,以为藉此能与大陆“不再有关连”,没考虑到闽南语原是源於中国闽南(福建南部)的一种语言,使用於台湾之外,还主要在福建南部、潮汕地区(义安、岭东)、新加坡、马来西亚、东南亚和海外华侨华人之间使用,属於古汉语、闽语的一种的这些事实。

    如果说闽南语就是与中国大陆割离的话,先不说是否数典忘祖,本身就是漠视与大陆、与海外华侨华人一脉相承的事实,於理不合。同是中华民族一分子,生活起居、举手投足,都满有中华民族的影子。中国从未有历史记载到系统地记载历史,上下五千年,从一个朝代到另一个朝代,相互交替,大社会里有众多老百姓,众多老百姓加起来又成为大社会。同处中华民族大熔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国是全球最早系统地记载历史的国家,今天中华民族社会不会突然爆出来,是过去中华民族多个时期的层层累积。最近民进党元老谢长廷“登陆”,便证明该党已经明白“原来去中国化是无路可走的”,於是又重新回到未“去中国化”前的起点上。

    所以,尽管有人口硬说“我数典忘祖、去中国化与你何干?”但事实上都不可能脱离祖先、不可能脱离中国,事情都与全球华侨华人密切相关。

    编者按∶本版逢星期三设立“堂堂正正谈国教”专栏,欢迎教育界和社会人士来稿,围绕国民教育的原则、形式、内容和取材各抒己见。来稿请寄∶北角健康东街39号柯达大厦2期3楼大公报教育版,或传真∶28345104。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