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罗河情思/凡 柳

2013-02-06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梭罗河黄昏(网上图片)

    

    美丽的梭罗河,我为你歌唱,

    你的光荣历史,我永远记在心上。

    呵,旱季来临,你轻轻流淌,

    雨季时,波涛滚滚流向远方。

    你的源泉来自梭罗,

    万重山送你一路前往。

    滚滚的波涛流向远方,

    一直流入海洋。

    你的历史就是一苹船,

    商人们乘船远航在美丽的河面上。

    这是印尼民歌《美丽的梭罗河》(简称《梭罗河》)的歌词。它脍炙人口,几十年来不仅响彻“千岛之国”─印尼大地,而且传遍五湖四海。

    这首歌使梭罗河畔的梭罗小镇名扬全球,它激起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世界人民对岛国秀丽风光的向往。那优美的旋律、抒情的诗句和委婉的韵调,曾使当时风华正茂的中国青年一代,包括我自己在内对梭罗河充满憧憬之情。我的丈夫在北京大学学习印尼语期间就学会唱《梭罗河》,但一般人并不知道他会用印尼语唱这首歌。因此《梭罗河》成了他的一个“秘密武器”。我们夫妇几十年的外交生涯基本上是“夫唱妇随”,每次他唱《梭罗河》,我都在一旁充当他的忠实“粉丝”。

    在印尼任职期间,我们夫妇有幸曾到中爪哇地区考察访问,并在梭罗小镇短暂停留。梭罗是印尼文化古城,音乐、舞蹈和皮影戏颇有名气,蜡染花布、陶瓷、木雕、骨雕及乐器制作等传统工艺更有特色。在当地华人朋友引领下,我们几乎游遍了小镇,并购买了一些当地的土特产品。

    当晚,几位朋友在附近一家饭店设宴招待我们,席间宾主都先後在卡拉OK的伴奏声中一展歌喉助兴。轮到我们出场时,我丈夫站到扩音器前首先用印尼语寒暄了几句,“到了梭罗河,不能不唱《梭罗河》。因为我爱梭罗河这条河,更爱《梭罗河》这首歌。”接他深情地以他浑厚的嗓音,原汁原味的印尼语唱了这首他最拿手的外国歌曲。当时在饭店就餐的一些印尼人听到一位中国外交官用印尼语侃侃而谈,又用印尼语引吭高歌《梭罗河》,都不禁放下刀叉洗耳恭听,全场顿时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

    晚餐结束後,餐馆老板走到我丈夫面前笑眯眯地说,“今晚您的演唱是敝店最精彩的一幕。”我丈夫接卖了个关子,“老板是否有意聘我为驻店歌手,可是我的出场费不低哦!”老板继续逗乐,“您是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高级外交官,到敝人小店当驻店歌手,只怕委曲了大人。”在场的人听後哈哈大笑。

    陪同我们的那位朋友发现我丈夫竟然把《梭罗河》唱得如此出采,又把饭店的气氛搞得那麽热闹。他当即提出,《梭罗河》的词曲作者葛桑就是本地人,是否可以把他请来见见面。我丈夫为人随和,言谈话语中略带几分幽默,但在涉外方面他还是比较谨慎的。他考虑夜幕降临後冒昧地打扰一位异国老人似乎不妥,於是婉言谢绝了那位朋友的提议。回想起来,我们与葛桑近在咫尺却未能晤面,实属遗憾。如果当时顺应那位朋友的好意,把葛桑老人请来,那家饭店没准也会火一把。

     大约两年前,我们从网上得知葛桑与世长辞,享年九十三岁。噩耗传来,我们夫妇与印尼人民一样沉浸在悲痛之中。葛桑一九一七年出生在梭罗,他嗓音洪亮,从小就有音乐天赋。十九岁时他创作了第一首“格朗章”(一种印尼民歌曲调)歌曲,之後参加了乐队,四处巡回演唱,以他瘦削而又俊朗的外形及柔和的嗓音在印尼音乐界崭露头角。

    从此,他终身投入了印尼音乐的传承与发展,他的名字永远与歌声同在。二○○八年十月,印尼“祖国之声”音像公司推出葛桑金曲卡拉OK专辑,收录了老人自二十一岁到七十九岁的作品。葛桑还曾多次带团到国外演出,一九六三年访问北京给他留下难忘的印象,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他说那次访问使他了解认识了中国,也被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所感染。在那次访问中,他向中国观众演唱了《美丽的梭罗河》,引起轰动性的效果。回国之後,葛桑创作了《长城之歌》,描述中国万里长城之雄伟,倾诉对中华文化的敬仰。他说∶“我参观长城,看到长城非常雄伟壮观,被深深地震撼了。”一九九六年,葛桑再次访问中国。他说,“中国发展很快,变得越来越好了。”

    如今,葛桑和他的《梭罗河》早已成为梭罗人的骄傲,而以《梭罗河》为代表的格朗章音乐,也已经成为印尼沟通全世界的美妙音符。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