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过年/鲁先圣

2013-02-06 04:25  来源:大公报

    每当岁月的脚步迈进了寒冬腊月,过年的氛围就渐渐浓厚起来了。过年是深刻而久远的记忆,是内心深处难以释怀的厚重情结,就像古街老巷里飘香的陈年老酒。尤其对於身在异乡的游子,伴随?时令的脚步,那种淡淡的思乡的忧愁,就悄悄地荡漾在眼前了。

    同样是过年,城市和乡村是截然不同的。我在乡村出生,在那里长到十九岁。然後在城市里读书工作已经三十多年了,时间的长度早已经超过乡村。但是,每当年节临近了,自己却会毫不犹豫地告诉朋友,自己要回故乡过年。然後就开始留心要带回家的东西,给老人的点心,给大哥的烟酒,给孩子们的新衣服和书籍,给儿时同伴的纪念品等等,统统买回家,放在一起,总会担心到时候走得匆忙忘记了哪一件。

    在城市生活三十多年,我只在城市过了两次年。第一个年是爱人怀了孩子不方便坐长途车,第二次是次年因为孩子太小,後来就再也没有在城市里过年。但就是因为过了这两次,我就再也不愿意过城市里的年了。就像平日一样起床看电视,朋友们互相打个电话问候,吃一顿平时常吃的水饺,同平时的生活哪里有什麽两样呢?

    可是,在乡村里,那是怎样的情景啊!进入腊月,附近几个集镇上的大集就热闹起来了。几个集镇的时间会错开,大集几乎天天有。每个集镇上都会有说书的唱戏的,鞭炮市里鞭炮声响个不停,牛羊市里公羊捉对抵架。女人们都会聚集在服装市里挑选过年的新衣服,青年人和孩子们都在牛羊市和鞭炮市里凑热闹。孩子会买下一挂一挂的鞭炮回家。下午集散的时候,从集镇到一个个村子的小路上,无数的鞭炮声就炸响在半空里,传扬到一个个村庄,村庄里的人们就会说∶有年味了。

    乡村里的年是从腊月二十三开始的,这一天俗称祭灶,也称为“小年”,就是要在这一天,各家各户要把房子打扫乾净,拜祭灶王爷。灶王爷像上大都印有这一年的日历,上书“东厨司命主”、“人间监察神”、“一家之主”等文字,以表明灶神的地位。两旁贴上“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对联,以保佑全家老小的平安。

    除夕的下午是贴春联的时刻,家家户户张红贴彩,挂红灯笼。过去,春联大都是村里会书法的人写的,那样的人被称为乡村书法家。自己买了红纸和笔墨,送到乡村书法家的家里,到了除夕日去取。因为都是亲属或者近邻,人家不会收费,都是义务劳动。这样的书法家,每个村子里都有,他们往往因为会一手书法而在村里备受尊敬。

    到了除夕夜,村庄的街道上熙熙攘攘。每家的孩子都打灯笼到街上来了,大街上,胡同里,院子里,到处是晃动的灯笼,孩子们追逐,看看谁的灯笼最亮,谁的灯笼最漂亮。

    大年初一是男人的世界。凌晨两三点钟,成串的鞭炮声在各个家庭的院子里响起来了,这是吃水饺前必须的仪式。然後,家里的男性长辈就会率领子孙走出家门,去给村里的长辈拜年。我们那个村子很大,这个过程总是会持续两三个小时的光景。我们村这些年仅仅高考走出来的学生就有一百多人,大家分布在全国各地,过年的时候大都会回来,我们这些人自然成为村里的风景。到了每个家庭,给长辈拜年以後,说说自己所在城市的事情,谈谈自己的工作和事业,那种殷殷的关切,溢满情怀。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