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足音/张 泠

2013-02-06 04:25  来源:大公报

    冬季的芝加哥,常阴晴不定,雨雪交加。而在一个晴空朗艳的午後,坐在日光倾洒的九楼房间,啜茶,围听一位长辈讲述历史,如沐春风。这历史,涉及国族政治,也关於个体命运,及地理空间(他四十年前的住所,就在三个街区之外)。这位长辈是林孝信,台北建国中学与台大高材生,一九六七年来芝加哥大学读理论物理博士。

    在通讯条件不发达的当时,在北美的台湾留学生保持持久规律的联络,不为吃喝玩乐,更多为了报国之志。那一代年轻人,有传统士大夫阶层“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和单纯的理想主义情怀。林孝信与朋友以“科学报国”为宗旨,编辑发行《科学月刊》,在台湾出版,普及科学知识,颇受欢迎。但後来被官方管制,起因是他卷入另一场行动∶一九七一年的“保钓”运动。

    一九七○年,美国将钓鱼台列屿划归琉球交给日本,日本随即驱逐附近台湾渔船,引发全球华人保钓浪潮。林孝信担任芝加哥保钓联络人。这爱国行为却令他护照被吊销十七年,被迫中断颇有前途的学业,被国民党政府列入黑名单,在“解严”後的一九八八年才得以返回台湾。他自嘲说被迫成为一个“专业社运人士”,常有人问他是否後悔,这四十年的风雨艰辛。他说“保钓”令他们关怀世事、为正义不计较个人得失,也在过程中重新学习历史,且注意从世界大格局来分析问题。林孝信保持左翼人士的自律,衣食住行都极简朴,回台湾後办社区大学,普及他自芝加哥大学学得且十分推崇的通识教育。今日“老保钓”一代的精神遗产几乎後继乏人,足音常被噪音淹没,才是他最痛心之事。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