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顾会公职最难忘

2013-02-07 04:25  来源:大公报

    刘展灏向来予人的印象是有问必答、平易近人;另一个令人深刻的印象,莫过於公职多不胜数。有代表钟表业界的香港表厂商会名誉会长;有代表工业界的工总副主席;有代表商界的劳工顾问委员会委员、强积金谘询委员会委员。此外,还是新成立的香港经济发展委员会成员,以及创新及科技基金支援评审委员、职业训练局常委会委员、康复谘询委员会就业小组委员会委员等等,随意数数就有不下10个公职。在众多公职当中,他坦言代表商界的劳工顾问委员会委员,最令他深刻难忘,因为这个委员会所讨论的都是近年社会“火爆”的话题──最低工资和标准工时。

    作为老板,他深明员工就是公司资产,一定要维护他们的利益,令他们可以安心为企业服务,所以他支持最低工资立法。不过,近期社会上争论的议题──立法制定标准工时,他却强烈反对。他认为,一旦立法制定,劳资纠纷必定倍增,那时为了平衡双方利益,问题必定严峻。

    刘展灏说,以写字楼後勤工作的员工为例,这类工种就难以执行标准工时。以他的公司来说,从没要求员工加班,上班期间工作环境较宽松,“或者会同屋企人倾电话”;秘书小姐或许稍迟点上班;有员工回公司後食完早点才开工,甚至有需要时“落街到银行取钱”。但她们都会自动晚一点下班,上班时间就可以有弹性。若事事跟员工“执正”计算时间,免不了产生摩擦,员工可能将一日可以完成的工作,拖慢来做,总之够钟就下班,最终损害的是劳资关系。

    他称,最低工资的意愿是为社会最基层的打工仔(清洁工和保安员)争取应有利益,最初设立时薪为28元,两年後的今天已加至30元,将来亦必定越来越高。但是标准工时刚好相反,工会最初可能说可以接受每周工作48小时,日後为了选票,必定要争取减少工时,那时工时越来越短,工资却越来越高,企业如何承受?这些问题必定引发企业倒闭潮,连锁反应,失业率上升,失业援助金申请亦升,加剧社会负担。

    欧洲高福利政策国家目前面临同样的问题,他说∶“市民当然希望享有高福利,最好政府每个月派钱给我”。但这样政府最终“乾塘”,必然走向破产。

    他认为,最低工资已推高了通胀,间接扭曲了劳工市场。“最低工资原意是帮助低学历的中老年人不被剥削,但在清洁工和保安的工资大幅提升後,不少相对高学历的年轻人过来抢饭碗,变相迫使中老年人无工做。”他说,作为劳工顾问委员会委员,一定要从香港全方位角度考虑,要取得整体平衡,并将自己经验与看法说出来,向政府提建议,不能偏颇,或只维护一方利益。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