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狂/朱 辉

2013-02-07 04:25  来源:大公报

    由於经常写文章,所以我在周围人眼里也算个文人。文人是个容易产生哀怨情绪的群体,“百无一用”便是这一群体最常发出的自嘲。实际上,文人在生活中大多也确实没什麽用处。

    我这辈子,作为文人最有用的时期是在三峡某小镇工作时。那时工作比较轻松,没事常常坐在门面门口晒太阳、聊闲天。有阵子,我在当地日报上发了几篇小文,顿时成了附近几百米内的名人。常常有人找我帮忙给报社写信,反映诸如工资被拖欠、下水道堵塞、离婚财产分割不公等等问题。这些事情很杂,我知道报社管不了那麽多。不过拗不过乡亲们,又怕他们说我端架子,只好写了让他们自己去寄。最後当然都是石沉大海,渐渐地大家就不来找我了,觉得我没有什麽用。

    好在是金子总会发光,旁边杂货店刘老板三顾茅庐请我给他题字。“我的字不好┅┅”我再三推却,最後勉为其难给他写了三个大字“米油酒”,这是他店里三大主要商品。

    “字写的不错啊,自从我挂出你写的字,生意好了许多┅┅”一个月後,刘老板高兴地对我说。原来许多顾客不明就里,以为新出了一种酒,名叫“米油酒”,於是要老板打半斤喝试试。虽然後来搞明白了,不过也多少就便会买点东西。

    後来我回了省城,作为文人就彻底无用了。不过也并非所有文人都无用,好友小李就很有用,他靠一手好文章在某事业单位当秘书。虽然无品级,但一般群众都对他很是敬畏,地位就像清宫里的李莲英。然而这两年,他居然也哀怨了,因为领导升迁了好几任,唯独他一直没有同步升迁。因为每任领导都认定他是单位第一笔杆,不当秘书屈才了。

    文人一般帮不了别人,似乎也富不了自己。我长期混几个文学论坛,十年前,每月能挣一万稿费可称高手,如今月入三千已是牛人。可见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那麽为什麽还有那麽多人甘当文人呢?有人说为了文学,可是写的又不是很文学的东西,甚至难称“作品”;有人说为了陶冶情操,似乎更扯淡了,那些婆婆妈妈的小文章又不是诗词歌赋,陶哪门子情操?

    後来我终於琢磨明白了,文字是有瘾的,有强烈文字表达欲的人被称为“语文狂”。大多数文人成不了莫言,也赚不到一份外企白领的钱,不过文字表达让他们内分泌正常、情绪稳定,这就是用处。

    我常常见到社区里一群群老人整日里扎堆聊天,有时风雨交加居然还在草地边的亭子里指点江山、粪土别人┅┅我顿时为自己是文人而欣慰,起码我可以写字,不必这麽辛苦地满足表达欲。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