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宇 父

2013-02-07 04:25  来源:大公报

    昏黄的灯下,一张从没油漆过却用了好久的小号八仙桌,面上的木头纹路已经像水面微波一样有明显的起伏,上面不是很整齐地放几苹盛鱼、肉和蔬菜的碗。对面的人是谁?面孔不是很辨得清楚,甚至也想不起是男还是女了。不过,我很殷勤地劝酒,对面的人也很开心地喝,并且两个人还天南地北瞎扯,是谁买单的?也不记得了,但是离开饭店後,却记得两人各自提自己的行李箱一起走向火车站,然後在那儿各奔东西的。

    诗人徐迟一首短诗《江南》中有这麽一段,至今还记∶“火车车窗是最好的画框/如果里面是春雨江南/那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画”。不仅是春雨江南,如果路过黄土高原,那上面沟壑交错其间的、和也是世界上最好的画。不过,不能总是把头扭向窗外。相对於外面的美景,座席车厢里却有几分烦杂。不过只要有好眼神,再加上给笑脸说好话,总会得到别人的帮助。有时事情急,买了站票就急匆匆地上了火车,虽然车厢里坐得满满的,站的人也不少,但是我一般都能混上半个座的,看到车厢里有的座位上坐美丽而又温和的女孩,就先笑对那女孩说,对不起能不能往里面挤一挤,这时,不等她回答,同时把自己的身体挤过去,一般女孩都有些害羞,会往里一让,於是自己就可以窄窄地坐下了。当然,我也不白占人家女孩的便宜,如果在夏天,就教她用一苹手如何打开摺扇,其他季节先变几手小魔术然後再教给她,而这些小技艺也是自己在乘车时跟别人学来的。

    如果遇到有缘分邻座的人,大家很谈得来,那就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了。有一年,我乘火车去深圳,邻座是一个上海浦东人,那时浦东还没有开发,大概也属上海的“下苹角”吧,我总觉得他像我一个好些年没有见面的同学,他说我像以前当兵时非常关心他的一个上级,两个谈得非常投机,各留了通讯地址,有一天,他出差来到了我的家乡,也巧,那天我没有出差,於是,在单位楼下的小饭店里留他喝了酒。

    前些日子,一个徒弟对我说,师傅你会的真不少,我听得出她言语中奉承的成分比佩服的多。不过,想起那些会的东西大都是自己在旅途中学来的,於是有点飘飘然,因为我想起《论语.子罕》中的这麽一段话∶“太宰问於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