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浮躁/陆勇强

2013-02-07 04:25  来源:大公报

    一位朋友喝得酩酊大醉,向我痛诉单位领导对他的不公∶无非是从业十多年,兢兢业业当“老黄牛”,别人提拔了他没提拔,别人收入涨了他没有涨┅┅

    不知如何劝慰,其实也无法劝慰。

    这种事情大抵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别人是帮不了多大的忙的,有的人为此穷其一生,就是走不出这糟糕的情绪。

    有位校友一直为我叫屈,说如果我在“体制”内混,这十多年的埋头苦干,为人处事又低调,至少可以混个副局级了。我就哂笑,这些年在职场,“功利气”早已淡漠了。借用一句话∶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於山水之间。而我这位“醉翁”,不在当官发财,而在於内心守住的一份怡然自乐。

    也许我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有时候,我还相信,自己现在还能活就已经不错了。

    十多年前,我前後两次在殡仪馆送别两位朋友,他们身罹癌症先我而去,留下了破碎的家庭、年幼的子女,还有悲痛欲绝的父母。我当时刚参加工作不久,收入不高,职位不稳,前途渺茫,心情十分低迷。但这两位朋友的离世,一下子让我警醒,自己能够活已经不错了。

    这种理念就一直埋藏在我的心底。这种念头会在遭遇误解、痛苦或是连年上夜班後的身体反应,或是在凌晨回家时累得连走楼梯的气力也没有的时候,会突然冒出来,我至少还活,可以感受这个世界的好或是差,还可以看到妻儿安恬的睡容。

    我经常对妻儿说自己“九死一生”的故事,我还把身上的伤指给他们看,我告诉他们,只要其中有一个小小的环节出了问题,也许除了父母和姐妹,这个世界上再也不知道有我这个人曾经来过。

    十二岁那年,在溪里游泳,湍急的水流将我冲下四五米高的堤坝,下面乱石丛生,溪水很深。但我奇般掉在乱石的间隙间,那些乱石只剐去我腿上的一块肉,我也没有被石缝卡住,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第二年夏天,一个人在溪里摸螺蛳,一个猛子扎下去,把手伸进石洞,结果手被卡住,就是抽不出来。不知喝了多少水,在无意识的挣扎中,手竟然被我抽出来了,我又幸运地捡回一条命。

    初中时候学骑自行车,与大卡车相撞过,人滚进过车底;高中睡高低床,半夜里掉在水泥地上;读中专时晚上骑自行车回校,一头扎进没设警示的道路空井,昏迷一天後得以苏醒。

    哪一桩都会要了我的命,但哪一桩都差那麽一点点,让我成为最幸运的人。我总是感叹上苍的仁慈与他老人家巧妙的安排,让我能够活下来,能陪伴父母一天天老去,能娶到妻子,能看到自己的儿子从呀呀学语长成一个小帅哥。我真的很满足。

    都说这个世界太浮躁了,有时候我也会浮躁。但这种浮躁不可能永远控制我,因为我马上会想起自己的过去,一想起过去,我就会觉得自己能够活就已非常不错了,我就神清气爽了。 工作上累点,苦点;生活上烦点,恼点,这真的算不了什麽。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