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美的主调/姗 而

2013-02-07 04:25  来源:大公报

    读日本文学作品较晚,所读几本都渗浓郁的宿命论,生死都表现出淡淡的凄美。或许如此,在文学世界中日本文学便以奇葩自立。

    日本童话作家安房直子,也是日本童话代表作家之一。作为女性,她的童话以清婉淡静独树一帜。作家不好热闹,远离繁嚣,只求有一隅安静来写她的童话。她在森林中有一小木屋,平日就趴在铺白布的木桌上写她的书(这是多少人的梦想啊,只是都实现不了!)

    安房的作品在内地出版了不少,常被儿童文学评论家提到的一篇是她三千馀字的《狐狸的窗户》,说的是一名猎人,打算去捣狐狸老窝,但受到变身为林中小商店售货员的小狐狸感化,放弃了猎杀念头,对动物和大自然构筑的和谐有了感悟。这篇童话就写到了狐狸妈妈的“死”,被写得凄美哀伤,那种情绪或者更适合成年读者。但作品也童趣浓郁,所谓的“窗户”是指用林中野花染过的指头搭成的菱形状,透过那儿能见到想见的人和事。这构思就充满了儿童的想像。

    安房直子的作品渗透对色彩和动物世界的迷恋,但笔下的凄美也浓得化不开。香港家长和教师大都希望孩子们在童话阅读中受到教育和享受快乐,却很少想到帮助他们建立健全的感情世界,包括对各种情感的认知。那麽,读一点儿安房的童话(不要太多)也许能在这方面有一点儿帮助。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