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打工仔‘阿宾黄牛票虽贵 能回家就好

2013-02-07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阿宾赶到火车站後疲累地在行李堆上睡了

    

    从河源到广州火车站广场,因赶路上了“野鸡车”,兜转了逾6小时。在电子厂打工的阿宾喘气点算行李,从裤袋掏出两张火车票。“老婆,我先去对对票。”他快步走近车站大屏幕反覆核对,尽管明早才能进站,但总算赶上了。他轻抹去票上的汗迹,长吁一口气。

    路途转折身心俱疲

    穿过熙攘的客流,阿宾到广场快餐店买了两盒晚饭,以及老婆最爱的玉米棒。

    夫妻俩从1月上旬就到处“扑票”,连续一周上网订票,又分头到售票点排长龙,总是一场空。眼看春节逼近,阿宾惟有通过老乡联系上黄牛党,起初只有高铁票一等软座,一张“广州南至郑州东”要上千元,且坐地起价要收200元手续费,如此回一趟就花掉大半月工资。

    正当阿宾犹豫时,另一个“黄牛”说能搞到350元硬座普速票,听闻是网络“占票族”的退票,但手续费要300元;因为这普速票加上手续费仍比高铁便宜一半,“慢一拍都随时没票了”。

    “年年‘一票难求’,能回家就好!”阿宾眼角皱纹下的浅笑显得从容。但抵郑州後,还要转乘逾5小时大巴车,到墟镇後再搭摩托车入村。尽管多费周折,“到家後有散了架的感觉”,但一年才回一次,再难也要回。

    春运路上夫妻情深

    跟记者聊了十多分钟,阿宾终於熬不住,侧躺在行李堆上睡了。约20分钟後,妻子才回来,阿宾用力擦擦红肿的眼睛,将梅菜肉饼饭塞给老婆,而他吃青菜豆腐饭。夫妻依偎,大口地往嘴里扒┅┅女人温柔地将一半肉饼夹给男人;男人憨笑接了小半,很满足地细嚼这种“家的味道”。

    天色渐暗,阿宾笑言∶“看来也要跟老婆来个‘车站一夜情’了。她睡在行李堆上,我在旁闭闭眼就好。”他把买给父母的电磁炉挪到身前,当个趴睡工具。“其实,只要把自己带回去,就是给家里最好的礼物。”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