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档俏冤家》悼编剧龙志成/佛 琳

2013-02-08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鱼骨状电视天线林立是当年香港旧楼天台一景

    

    屈指一数,我上次观看龙志成的编剧作品,原来已经是十年前(二○○三年)於牛池湾文娱中心剧场演出的《我对青春无悔》(延续编)。当时我亦曾撰写剧评∶“湾仔剧团作为一个非全职的业馀剧团,在这种艰难时期仍然大展拳脚,并且支持搁笔多时的剧作家重新创作,实在为香港剧坛开一股健康风气。”一晃眼十年过去,近期再看湾仔剧团重演龙志成编剧,一九九一年首演的《摆档俏冤家》,真是别有一番感受。

    香港文化中心剧场的舞台,布置了两层式的布景。上层的天台有多支“鱼骨”(旧式电视天线),还有多个可作多用途的“方斗”(五面中空的立方木箱);下层通道是角色穿来插往的主要演区。这些都是良久之前香港舞台常见的布景及装置。再加上开场前演员们扮演小贩在观众席喧哗叫卖,然後突然传来“走鬼”的呼声,演员四散入场,重新开场又是一大班群众角色营造街市气氛。演出塑造的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草根阶层生活。接下来,龙志成编剧、何伟龙导演的《摆档俏冤家》正式开演。

    剧本表扬人性美善

    湾仔剧团并没有把剧本内容和形式作出特别改动,我估计当中包含两个原因∶悼念於二○一一年英年早逝的编剧龙志成;表扬香港剧坛几近消逝的社群式戏剧。

    龙氏的长篇剧本其实不多,大部分作品都由湾仔剧团制作演出,编剧与剧团之间因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形象和风格。我见其作品大概都包含三个特徵∶揭示人际关系的喜剧;以对白为剧本骨干;表扬人性的深层美善。

    《摆》剧的结构其实十分市井通俗∶街市档贩阿笑和阿松的摊档近在咫尺,二人却日争夜吵,各不相让。由此发展去,阿笑的弟弟阿灿和父亲忠叔,与阿松的妹妹阿娥和阿松好友阿乐的妈妈鸡嫂,各自发展出两段爱情关系。三对冤家构成全剧的主要骨干,再加上各类好事之徒插科打诨,以及弱势人士被欺凌压制,全剧在嬉笑和喧闹当中,展现香港基层的各种生活形态。

    与上世纪六十年代由影视艺员组成的香港话剧团,曾经演出过百场的《七十二家房客》比较,《摆》剧虽然都是以喜剧形式表现草根阶层生活,但目标却非《七》剧般要为草根阶层泄忿。《摆》剧的角色都以欣赏别人的优点为美事,故此忠叔不理会女儿的反对,亦排除周遭街坊的白眼,对於其他人都觉得貌丑的鸡嫂,总能发掘其美好的一面,正如剧本表示鸡嫂的高低眉可有三种不同的观赏角度,就等於人际间应以不同的方法欣赏别人。同样地,阿松虽然与阿笑是斗气冤家,但阿松亦欣赏阿笑的义勇行为。阿乐的父亲以往虽然抛妻弃子,但最终亦获得年轻少女阿娇的体谅和欣赏。

    剧团发挥群众力量

    《摆》剧的对白密集,全剧由群戏及对手或小组戏交错而成。剧本的体裁及结构不算独特,可是龙志成能以通俗而不媚俗,风趣但不粗鄙的角色语言,活现了寻常百姓的美好感情生活。

    《摆》剧的另一特点是其表演形式。上世纪七十至八十年代,香港剧坛基本上由一批活跃的业馀剧团构成,当中例如致群剧社、力行剧社、海豹剧团等,虽然演出者并非以戏剧为职业,但演出水准却不下於职业剧团。此外,八十年代後期至九十年代初期亦形成了社区剧场,该等剧团或以社区名义建团,但实际上游走於任何演出场地,例如湾仔剧团、沙田话剧团、观塘剧团等。时至今日,基於各种客观因素,该等剧团的发展都大不如前。

    湾仔剧团近年的演出不多,但其核心成员演出经验丰富,故此《摆》剧仍能发挥该团的一贯特色――群众力量。全剧超过二十名群众演员,在龙志成刻意编写的剧本上,每每运用和应回响的方式来评议剧情,制造群众力量。该等情节虽然经常重复,但却发出强而有力的剧场效果。现今香港剧坛往往重制作成本的考虑,不少剧团的演出都只有三至四名,或五至六名演员。湾仔剧团的表演形式已不多见,这种团体组织和参与精神值得尊敬。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