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畅想/邓荣河

2013-02-08 04:25  来源:大公报

    “岁去年来新换旧,龙潜蛇舞景成春”,农历壬辰年的岁末,古老的年,以不同的形式,被或时尚或简朴的现代人炒作得沸沸扬扬,缤纷而又绚烂。小寒大寒又一年。对於年,城里的农民工最有刻骨铭心的体验。年初时,背井离乡别乡关,一走,就是整整一年。月圆夜也曾思家,风雨日也生挂牵,但为了家中老爸老妈囊中不再羞涩,为了自己的孩子不再一次次输在起点。别无选择,干,默默无闻地埋头苦干┅┅终於等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鸣响的汽笛,催促游子们快快把家还。

    年关,其实是一个坎儿,一个人人都希望画上个圆满句号的坎儿。大小企业,各类厂矿,不敢也不愿有半点的悠闲。时间就是效益,时间就是金钱。听,各类厂矿机器轰鸣;看,大小企业加班加点。忘我工作的工人师傅们,正在以一种热火朝天的方式忙年!

    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日难。莘莘学子,尽管学校生活别有一番洞天,但独独与太多在家的“好”无缘。好不容易盼到了寒假,盼到了回家的那天,怎不归心似箭?左手牵住了妈妈的手,右手搭在了爸爸的肩,不需要太多的关切,也不需要太多的嘘寒问暖,一句“爸”,一句“妈”,足以令家庭的温馨驱走数九的严寒。帮家人买点年货,到东家走走,往西家转转,就是学子们最有意义的寒假作业呀,就是最实在不过的社会实践。

    当然,最妙还属乡下的年前大集∶一贯朴素的日子,变得分外妖娆;古老的农历,竟也被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眼望不到头的街市上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大街小巷人头攒动,你呼我喊。那阵势,令头顶的麻雀一直惊飞疲倦,让街头巷尾掉光了叶子的老槐树们也有点头晕目眩。富裕了的农人,不再是小气的代言,大包小包的年货说明一切──有粉,也愿意往脸上搓;腰包里有了“硬货”,自然挺直了腰杆。

    “劈劈──啪啪──”也不知谁家的野小子点燃了年味。於是,那段忙年的俚语又一次回荡在街巷间――“腊八粥,熬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锅黏,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推煤鼠,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白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姐姐拉弟弟扭一扭。”“龙岁才舒千里目,蛇年更上一层楼”。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