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参与社会政治因素

2013-02-08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支持或反对政府施政的市民,他们应是关心社会发展的人士

    

    元旦的游行示威是一种非制度化的社会政治参与途径。这种参与途径并非由政府设立,是由市民个人、或其组成的组织设立的途径。而另一种社会政治参与途径是制度化途径,由政府设立,依循官方的制度参与社会政治事务,例如政府的政策谘询会。

    每一次游行人数的多寡,往往非发起组织所能预料。而发起的组织在每次游行後,皆会夸大参与人数,却成为了惯例,这种“笃数”现象是香港游行的一大特色。究竟有什麽因素,决定每次非制度化的社会政治参与途径的参与人数。本文试从个人、社会、政治、传媒四个角度,分析香港居民的社会政治参与的因素。

    一、个人的预期代价

    市民参与社会及政治事务,多是为了达到一些预期目标。以参加元旦游行、示威等行动为例,目标包括∶批评梁振英特首的施政、监察特区政府运作、表达社会上不同群体的诉求、推动社会和谐发展、提高个人知名度等等。然而,为了达到这些预期目标,参与者可能要付出一些个人的成本,这种成本又可称为个人的预期代价。个人代价包括个人付出的时间、精力、心思、金钱等。因此,当游行活动来临时,一些市民便要面临“是否参与”的决定,我们可以推想,在一定程度上,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即市民会衡量一下如果游行或者如果不游行。他的所得和所失为何,从而作出是否游行的决定。政治学者认为,如果收获大於代价,他便会游行;如果是代价大於收获,他便不会游行。每一个理性的市民明白到自己根据得失计算而决定参与或不参与,因此游行是一种个人的理性选择。

    二、社会凝聚力

    社会凝聚力意指社会大众团结在一起,凝聚力来自人们的信任、参与、互助,以及归属感。社会凝聚力的其中一个指标就是归属感,它是促使香港市民进行社会政治参与的重要因素。若市民对社会的归属感增加,社会凝聚力便会提升。以元旦游行为例,无论支持或反对政府施政的不同市民,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亦应是关心社会发展的人士。他们提出的不同诉求,亦是期望推动香港的发展,从而提升生活素质。

    三、政府公信力

    政府公信力是指普罗大众对政府素质的信任及满意程度,亦包含对政府管治的认受程度。政府政策的推行需要市民的投入,当政府或其政策不具认受性,便会威胁政府公信力,形成管治危机。反对政府的游行人士,最常喊出不信任政府的口号,从中反映某些市民对现届政府的不信任,甚至走到“凡政府政策必反”的非理性态度。

    四、传媒的推波助澜

    新闻资讯的自由在香港十分重要,对市民传达社会资讯,鼓励市民参与社会及政治事务。基於传媒操守及公众利益,传媒的报道本应尽可能中立客观。可是,香港不少传媒持有既定立场,对新闻资讯作出主观判断,影响市民接收资讯,一些偏颇、夸大以至歪曲事实的报道,直接影响市民参与社会及政治事务的取态。只要在每次游行前的数天,只要我们细心阅读某些报章的“头版”,便会看到办报人的价值取向。不少市民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受到传媒的推动,便参与了游行。综而言之,影响香港居民社会政治参与的因素是本科须关注的议题。香港的游行已成为了社会的一大特色,受到国际 的关注。我建议,各位老师及同学宜多运用以上的论点,对每次游行进行分析,自然会养成一种多角度分析的技巧。

    香港通识教育会副会长李伟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