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许仙与蛇的浪漫邂逅

2013-02-09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蛇王协”老板周嘉玲表示蛇胆最具健康疗效/本报记者 林少权摄

    

    □蛇,是12生肖之一,与人类关系非比寻常,虽然大多数人对它敬而远之,但喜欢它的人却是爱不释手;据估计全港有近600名蛇痴,当中包括职业司机“阿新(化名)”,他与身长1.6米的野生蟒蛇的情缘更仿如现代版“白蛇传”,一段难舍难离的缠绵故事,沿於三年前他行山时的一次偶遇。/本报记者 林晓晴 谭月儿

    “蛇年到!我会让它缠在我的颈上,一起晒太阳。”阿新道出与其“情人”蟒蛇的度岁节目,侃侃而论,蛇是冷血动物十分怕冻,故每逢冬天最喜欢让其饲养的大蟒蛇缠其脖子来取温,天气好的话更会走上天台晒太阳。

    对阿新与其蟒蛇而言,简单的晒太阳也不是喜欢做就做的事,皆因其豢养的是缅甸蟒在香港属受保护濒危物种,如被人发现报警,他肯定遭棒打鸳鸯。

    阿新少年时便对蛇情有独锺,喜欢它的冷傲神秘,更爱其迷人斑纹,六年前他重金购买一条球蟒饲养,岂料家人难以接受,偷偷待其外出时把蛇丢弃,令他非常伤心。不过他与蛇的缘分却并未因此完结,三年前他往郊外行山,在草丛中看到有蛇游动,一时冲动便将之捉住。

    “它只是不足一尺的小蛇,但身上黑白斑驳的花纹已令我迷。”阿新忆述当时心境,在野生环境中一窝蛇蛋孵化出来,99%会成为其他蛇类或猛禽的大餐,他顿起恻隐之心,毅然决定饲养它,且为免被家人再次丢弃,他向家住新界村屋的朋友情商,借出地方寄养小蛇,从此展开一段人蛇地下情。

    驯服半年 终成知己

    收养小蟒蛇後,阿新每隔一、两天便前往探望,但小蛇并非《白蛇传》的白素素般善解人意,即使阿新变身许仙,却是每次探望它都咧嘴相迎。

    “初时每次伸手抚摸它,它就本能地发动攻击,迅速缠我的手臂,继而张嘴就噬,咬得我好痛。”阿新表示,查过相关蛇书,知道小蛇属缅甸蟒蛇,并无毒,但会缠目标、勒死猎物後再吞食,“因此要驯服它,首先是令它知道我这个庞然大物是它无法吃下的。”

    “方法好简单,每次它用身体从左到右地缠我的手臂时,我就大力地从右向左反方向地打转,令它无法缠紧。”如此训练大半年,小蟒终於明白阿新是“不能吃的”,反而这个主人每次都会带来美味的老鼠让它吃,恶意攻击便渐次减少,最终双方更成为知己。

    不像时下年轻人爱为宠物起一个别致的名称,阿新只会叫蟒蛇“阿喂”,“ 好有灵性,拍它的头,它会吱吱声表示不满,伸手给他并叫‘喂’,它就会爬上我条颈,把我当成大树,我就当 系颈巾。感觉系点?好亲切棉。”

    如今蟒蛇已长大成1.6米长,但以缅甸蟒而言,这还仅是小孩时代,因为这类蛇会终生不断长大,有纪录显示最大的缅甸蟒长逾七米,重达200磅,这亦是一直以来缠扰阿新的老大难题,“终有一天我再无法抱起它,那便是我们分手的时候了。”

    “得快乐时、且快乐。”是刻下阿新与蟒蛇相处的心态,而另一位爱蛇之人周嘉玲,却因为职业关系,不能把爱与每一条蛇分享。

    亲手手刃 却是蛇痴

    深水女蛇王周嘉玲的名字,相信不少读者并不陌生,她70年代便跟从父亲从事蛇业,虽然死在其手下的蛇数目“罄竹难书”,但原来她也是对蛇情有独锺的“蛇痴”;访问当日,她拿一条球蟒把玩,彼此皮肤相贴,透过每一个细胞、每一道神经相互交流,无限缠绵。

    “它很乖,很好玩,不会咬人,望它的眼睛,便感到它在说话。”周嘉玲陶醉地说,但甫提及她店里其他待剖的蛇,却激起其充满矛盾的感情,“如果要杀的蛇,便不要投放感情,否则真的下不了手。”

    人和蛇的关系已有数千年,但却是说不清、弄不明,神秘莫测的关系,相信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