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林vs数码电影界卅年来实践与探讨/本报记者 李 梦

2013-02-09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奇洛(左)与马田史高西斯在片中谈论菲林会否消失的问题

    

    马田.史高西斯记得,十年前《星战前传Ⅱ》刚拍完,佐治.鲁卡斯将荷里活一众导演请去加州某农场开了个会,讨论的话题是∶菲林拍片的时代结束了吗?

    那称得上是菲林和数码在电影拍摄领域的首次公开对垒。其实,“菲林派”和“数码派”的各执一词,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索尼公司研发出CCD摄像机後,就已开始。不过那时,因了数码摄像机像素远达不到电影要求的水准,故当时敢於尝试数码拍片的导演,比如佐治.鲁卡斯和《家宴》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等,备受行内人冷脸。

    名导演各有所好

    “一九七八年我拍完《星战》已开始试用数码拍戏┅┅但当时被人骂我是魔鬼的化身,说我要毁灭电影界。”在《奇洛.李维斯给电影的情书》(Side by Side)中,佐治.鲁卡斯对奇洛抱怨。

    奇洛膝上摊几页A4纸,右手握一支笔,不停比画,发问。在这出纪录片里,他是一名记者。《七宗罪》导演大卫.芬查、《蓝色夜合花》导演大卫.连治、《一百万零一夜》导演丹尼.波尔、《潜行凶间》导演基斯杜化.路兰、《阿凡达》导演占士.金马伦,以及一众摄影师、剪接师和调色师等幕後工作者,都是他的受访者。所有的问答,都指同一方向∶数码会取代菲林吗?

    这问题搁在十年前,或许有人会发笑。菲林的质感,岂是数码可比?虽有人埋怨菲林拍摄缺乏即时互动,“等看毛片效果等得人睡不好觉”,但没人否认,《大都会》、《教父》系列和《生命树》,个个有美得不得了的画面。《教父Ⅰ》中阿尔.柏仙奴枪杀警察一场戏中,他的微微冒汗,他的因为紧张而略略皱起的鼻子。对细节的精准拿捏,除了菲林,谁能胜任?

    “电影自一八九五年诞生以来,它的概念就没变过。”片中,美国电影协会一成员说。言外之意是,不用菲林,拍的还是电影吗?因此,那些骂佐治.鲁卡斯要“毁灭电影界”的人,也不是没有道理。无怪最早实践“Dogma 95”的丹麦摄影师曾对丹尼.波尔说,你可以用数码拍片,但结果是,你将再得不到奥斯卡奖。

    可谁知道呢?二○○九年,《一百万零一夜》获奥斯卡最佳摄影奖。这是波尔的作品,也是一出全部用数码拍摄的影片。“一个新时代到来了。”片中接受访问时,波尔的兴奋,谁都看得出。

    技术,又是技术,做了这场“静悄悄革命”的领路人。二○○七年,Red One数码摄影机诞生,像素接近2K,比最早的CCD精确了近五倍。“当我看到RED摄影机,我真想致电菲林先生,说我见异思迁了。”《盗海豪情》导演史蒂芬.苏德堡说∶“那摄影机让我觉得,这就是未来。”

    当然,“数码派”可以举出很多他们自认为数码优於菲林的论点,来证明“菲林已死”这样丝毫不掩饰好胜心的论调,譬如因手持摄像机灵活机位而生的丰富镜语(导演罗拔.洛迪格斯说∶“我觉得《罪恶之城》用菲林根本拍不出”),比如数码後期剪辑乃至放映的廉价,又如“低门槛”带来的大量拍片机会。

    讲出好故事最重要

    贾樟柯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时,用Sony手持摄影机拍出了《小武》,自此迅速在国际 影坛扬名。“数码技术令电影不再是专利,容许更多人创作艺术。”《廿二世纪杀人网络》导演华高斯基姐弟对奇洛说。片中,纽约大学研究生院两位学生正在街头拍摄他们的学期作业。“我们只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其中一位女生说,“用菲林拍摄太耗时”。

    不过,也有反对声。“现在机会确实多了,可是,又有几个人讲得出好故事呢?”《蓝色夜合花》导演大卫.连治说。Red摄影机诞生多年,如今看IMDB排名前二十的电影,只有四部是新世纪後拍成的。“佐治.鲁卡斯二十年前就说菲林已死,但现在菲林还未死。”《第三类接触》的摄影师Vilmos Zsigmond说。看看《生命树》中那些绝美画面就知道了。

    影片行至最末,《阿凡达》导演占士.金马伦现身,反驳奇洛所谓“3D电影不真实”的提问。“你说3D不真实,那在摄影棚拍出来的电影就是真实的吗?”将电影中的真实与现世真实并置考量,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最後,占士.金马伦、基斯杜化.路兰和佐治.鲁卡斯在“只要能讲出好故事的电影就是好电影”上达成了和解。可是,二十年之後呢?

    编者按∶《奇洛.李维斯给电影的情书》由安乐影片有限公司发行,二月七日起在油麻地百老汇电影中心上映。MOViEMOViE频道(now TV频道132)亦将於二月十日及二十三日晚八点播映两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