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斐济躲过’世界末日‘/黄贝妮

2013-02-09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游客酒店大堂避灾/Chris Moran摄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就在不少人囤粮买盐造太空舱以对付“世界末日”的时候,离“地球毁灭”还有五天时间,我被朋友Chris拖,飞到了―斐济。

    估计不少人对斐济相当陌生,斐济在什麽地方?不瞒你说,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我也如堕云里雾里。後一查,不得了,凡能在网络上收集到有关斐济的照片都美丽得不切实际。那是比尔.盖茨度蜜月之地,是国际 著名影星美国汤姆.汉克斯最爱之岛,是南太平洋由三百多个珊瑚礁、椰林摇曳的碧绿岛屿组成的全球十大蜜月旅游圣地。

    刚下飞机,我们就被斐济大叔粗犷悠扬的土著歌声所欢迎──满眼的绿,烂漫的花、高矗的椰林、洁白的沙滩、五彩缤纷的鱼儿,让你惊叹“天堂也不过如此”吧。

    入住的酒店就在海边。我庆幸Chris把我流放到这个美丽的天堂,忘掉一切,享尽happiness,潇洒迎接“末日”的来临。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让我深深体会到,澳洲人真是一个很会享受的民族,即使“世界末日”真的来敲门,也还要热火朝天地定计划去追逐梦想,追逐希望。

    天黑了。刚躺下想舒服一会儿,酒店突然打来电话∶四级热带风暴“伊凡”就要侵袭这里,谁也不准出去,带上身份证,全部人员移居到二楼大堂里。气氛骤然紧张起来,Chris一把扯过枕头夹在腋下,我紧跟其後,匆忙跑到指定地点。

    那是该酒店唯一一个全封闭能容纳几百人、可以安全抵挡“伊凡”的场所。穿戴凌乱的各色游客挤在一起,面面相觑,个个埋头手机查询情况┅┅此时大家才知道,斐济二十年来最恶劣罕见的飓风正以二百七十公里/小时的风速,自北向南朝我们扑来──它在海面卷起的巨浪狂风一路将树木连根拔起,有的房屋像叶子一样翻转然後重重砸到别的屋顶上,已有十多人伤亡失踪,三千多人无家可归。斐济机场全线封锁,数千澳洲旅客不能回国,强降水已开始切断了很多地区的电力和自来水供应┅┅

    看来,我们必须呆在大堂度过这一晚了。还好,酒店提供了食物、水和被褥。百无聊赖中,我挺起脖子打量围坐在我身边的人。我忽然觉得自己置身在电影《二○一二》中,各种人的各种装备让我忍俊不禁。欧洲人把所有家当都带进了礼堂,但里面全是短衣短裤。澳洲人就带了个枕头和本书。这时,Chris指了指我们旁边的斐济当地游客,这一看,我的嘴巴一定张得比空调的送风口还要大┅┅一家三口带的大包小袋足够让两家人吃上十天。看来这样的风暴不是他们第一次经历。这时,妻子打开其中一个包,我这一瞄不要紧,瞄到了一盒急救箱,里头竟然连哨子都准备好了!Chris对我说,在这麽紧急突然的风暴通知下,竟然能把急救箱给带上,这里有几个游客能想得那麽周到?Chris好像瞬间变成了老师,他给我上课──从应急预案的角度来说,思维的快速推进就是不断地从一条救命思路跳到另一条逃生思路,直至找出最适当的生存方法。我似懂非懂。他给我讲“松鼠的故事”。松鼠在食物充足时,总是有心将食物留下一些,挖个洞好好储存下来,以便在寒冷的冬季或食物短缺时挖出来吃。松鼠这个好习惯值得我们人类仿效。因为人生有起有落,应树立“丰年预备灾年”的忧患意识,趁年轻尽早为自己准备一个“急救箱”(他指的是一笔急用现金),以备不时之需或好年景时的投资之需。

    我的手机没电了,问Chris怎麽办。我想将他一军。他狡黠微笑∶“这个难不住我!”很快,他竟弄到一个应急插座,并找到一个隐蔽电源插口!这家伙,还行。

    面对“末日”临头的Michael,是地道的澳洲人,在来斐济之前,他特意买了张三千万的澳洲抽奖券,说假如中奖了他就不回澳洲了,用那仅剩的几天把斐济酒吧喝个遍!天使面向未来,魔鬼面向过去,让魔鬼见鬼去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三个小时後,手机完全打不出去了,疯狂的“伊凡”将我们与对外的联络全部掐断,任何网络都无法运作。凌晨,情况已相当严重,我们不仅成了孤岛之人,外面“嘶嘶”狂叫的野兽把魔爪伸进了这里,一楼酒吧已灌进了海水泥沙和残断的椰枝。联想到震惊世界的二○○九年印尼海啸和前年日本海啸灾难,通宵未眠的我突然陷入不知去哪里的慌乱中,急急抓住Chris的手,难道世界末日真的提前到了?

    这时酒店的管理员进来了。大家向他询问各种问题“目前情况如何?什麽时候可以回房间洗澡?如果不行的话,请问第二选择方案是什麽?然後还不行的话,第三选择是什麽,最後我们希望┅┅幸福地活回去。”

    大家把球抛给他,等待他的回答。他真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对大家的问题他不正面接茬,笑眯眯地指头顶的灯光说∶“朋友们,这光源现在是我们送的,我们有能够支持四天的全天工作的柴油发电机,因为岛上已全部停电。但瞧,大家一点感觉都没有,不是麽?”

    “嗯还有,我们囤积了七天的食物和食用水。所以我们基本的幸福一定能得到保证。”这时,大厅已经有人为此鼓掌。很明显,酒店对於平常的热带风暴已经有备而战了。

    但面对二十年不遇的四级热带风暴呢?大家还是有点担心。管理员对我们的忧虑好像没有反应,他接说了一句∶“大家知道吗,最重要的是我们能提供足够四十天的酒精饮料!”哗──掌声雷动,士气高涨。当场所有的人都从郁郁寡欢激动得地动山摇。

    当时我就傻眼了。四周观望,哈哈,难怪!在坐的大部分都是澳洲游客。这就好像跟意大利人说咱们有足够四十天量的意大利粉一样,澳洲人对啤酒或酒精饮料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在“世界末日”这个词成为疯狂购物、囤积矿泉水和粮食的代名词时,对此刻的澳洲游客来说却成了新一轮喝酒、开party的藉口。

    酒店管理员用酒这招真是“对症下药”了。

    “还有,”管理员故意卖关子,“根据天气预报,今天下午风暴将会过去,大家可以回各自的房间了。谢谢大家。”

    他讲完这些,继续去工作了。

    我闷头坐下来,不知道啤酒或酒精饮料和我有什麽关系。突然在脑海里闪过一句话∶随遇而安,积极进取。这句老话此时此刻还真是蛮管用的┅┅很多时候,生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带恐惧生活。嘿,不为过去的事耿耿於怀,也不为未知的事忧心焦虑,只要积极过好每一天,你的未来一定就会很nice!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