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上’一品锅‘/赵修慧

2013-02-09 04:25  来源:大公报

    一九五一年我参军後,连续有十八年没有回家过年。每逢除夕,窗外鞭炮声响起,我躺在床上想念亲人时,最常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家人围坐一桌吃年夜饭的场景。大圆桌周边坐奶奶、爸爸赵家璧、妈妈、四个孩子,加上常住在我家的二舅妈和叔叔、大姨、表哥、表姐等总有十来个人,桌子的中央一定放一个,近二尺直径的“一品锅”,这种锅是铜锡合金制作的,分两层,下面是个炭矶炉,里面放五六个正在缓缓燃烧的炭矶,上面的锅里会卧一苹鸡、一苹蹄胖、许多蹄筋、鱼肚、鸡蛋、冬笋、白菜、蛋饺等好吃东西,锅里的火腿则早就被妈妈拿出来切成薄片,与酱鸭、海蜇、熏鱼、糖醋萝卜等,作为冷盘,围放在一品锅的周围。一家人围桌坐下後,妈妈才慎重地揭开锅盖,此时,一股浓郁的醇香满屋飘浮,引得孩子们伸长了脖子,向锅中张望。锅中汤清、菜绿,鸡和蹄胖饱满光亮、孩子们个个垂涎欲滴,把碗拿在手中,眼巴巴的望。妈妈不急不忙按辈分长幼,先给奶奶,姨妈、爸爸的碗中盛满,然後让孩子们各取所喜。不论人多人少,这麽大的“一品锅”是一定会被吃得锅底朝天的,因为它的味道实在太美了。直到现在,我们兄妹,一提起过年,总忘不了“一品锅”,自然也想买了一个给自己的小辈们尝尝,可是,这种“一品锅”在市场上从来没有见过,它是泊来品还是祖传珍藏呢?

    直到近年我才知道我家“一品锅”的来历。原良友复兴图书公司的老职工、现年九十五岁的翁香光女士,在回忆良友往事时告诉我,她十八岁进良友公司做资料员,後来赵家璧教她做校对工作,还让她把资料带到家里校对,让她增加了知识也增加了收入,她很高兴,也很感激。当时公司出版《良友画报》,社会上男女老少都喜欢看,每出一期公司都会赠送一份给本公司的股东。她的父亲翁瑞午是公司股东,当然有一份,可是,她妈妈从来也看不到画报,因为陆小曼喜欢看,翁瑞午把画报放在四明村陆小曼家了。翁香光心中不服。有一天她把自己父亲名下的画报擅自拿到家里去了,陆小曼没有拿到画报,打电话到公司找赵家璧。听说此事,翁香光心里忐忑不安,等待父亲和上司的责备。但赵家璧啥也不问,马上给陆小曼寄去一份。预想中的风波烟消云散,她心里对赵家璧更增加了一份感激。过年时特地请妈妈做了“一品锅”,由她父亲翁瑞午开小汽车,送到愚园路赵家。她说“那时你弟弟修义还在小床上爬呢!”我想,这应该是我家第一次吃“一品锅”吧!从此“一品锅”,这种上海上层有钱人家的厨具,进入了我们这样的普通百姓家。让我从小就有了,过年一定要吃“一品锅”的错觉。

    十八年後,我复员回到上海,带孩子到妈妈家吃年夜饭,心里盼吃到久违的“一品锅”。但此时家里已大变样,不但书桌、书柜没有了,连书也一本没有,小小的两间房,哪里放得下圆?面,“一品锅”当然不在了。但它不是被“文化革命”的,而是一九五八年大跃进、大炼钢铁时,妈妈响应号召主动捐献的。

     现在父母都已过去了,但每年春节,我们兄弟姐妹总会聚一聚,席间大家最不能忘怀且津津乐道的还是这苹“一品锅。”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