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过大年/刘丽华

2013-02-09 04:25  来源:大公报

    人家大观园里过年,过的是气派,奢华,诸多讲究让你望尘莫及。

    首先忙年。见《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当下已是腊月,离年日近,王夫人与凤姐治办年事┅┅贾珍那边,开了宗祠,人打扫,收拾供器,请神主,又打扫上房,以备悬供遗真影像。此时荣宁二府内外上下,皆是忙忙碌碌。”不忙岂行?贾府上领皇上恩赐,下收地庄年物。试想,一个乌庄头送来牲口食粮银子,在路上就“走了一个月零两日”,猪都有暹猪、汤猪、龙猪、野猪、家腊猪五种,羊也有野羊、青羊、家汤羊、家风羊四种,共达一百八十苹,海参是五十斤,各色乾菜一车;还有鹿舌、牛舌、银霜炭、柴炭、胭脂米、常米、碧糯、白糯、粉粳若干等银子,那荣宁二府少也有十六处庄地,送来的年物不够他们忙的?还有,就一包碎金子,倾成押岁锞子,都花样繁多,有梅花式、海棠式,笔锭如意和八宝联春。请人吃年酒还要开单拟日。可见,贾府过年,过的是精致,是排场。

    其次朝贺。“已到了腊月二十九日了,各色齐备┅┅次日,由贾母有诰封者,皆按品级朝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众人进宫朝贺”。朝贺,就是朝觐庆贺。贾府对皇上和元妃,可谓毕恭毕敬,就连一把年纪的老祖宗对孙女元春也不例外。

    再次祭祖。祭祖,是为避灾得福对亡祖的一种祭奠。因宁公居长,宗祠在宁府,荣府包括贾母在内,一朝贺归来,就聚集宁府。“只见贾府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毯┅┅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隙空地。”祭毕,在尤氏上房饮茶,贾母坐炕上,有靠背引枕,外搭黑狐皮袱子,白狐皮坐褥;宝琴等姊妹坐地上的雕漆椅,椅上都搭灰鼠小褥,椅下都有一个大铜脚炉。而荣府这边,火盆内焚松柏香、百合草等候大夥归巢。真够贵族。

     接下行礼,发押岁钱。众人回荣府後,虽贾母笑道∶“一年价难为你们,不行礼罢。”但男一起,女一起,依旧行礼。然後给两府男妇小厮丫鬟散押岁钱、荷包、金银锞。

     然後吃年夜饭。“摆上合欢宴来。男东女西归坐,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毕”。看,一顿年夜饭,曹翁寥寥数语,就尽显档次。

     除夕,大观园里张灯结彩,灯火通明,上下打扮得花团锦簇,一夜笑语喧哗,烟花爆竹不绝。可见,贾府一夜狂欢。接,“至次日五鼓,贾母等又按品大妆,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兼祝元春千秋。”瞧,初一大早,又是朝贺,这天元春生日,兼祝她长寿。而领宴回来,又是祭祖、受礼一番。然後,由薛姨妈李婶陪老祖宗说话,宝玉、黛玉、宝钗等姊妹陪她下围棋抹牌作戏,其乐融融。而请人吃年酒的事由凤姐、王夫人忙去。

    贾府过年,就是这样大操大办。只是这个年,应了贾珍一句“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成了贾府没落的一个转捩点。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