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曾祥伍

2013-02-09 04:25  来源:大公报

    现在,生活水准提高了,很多人家连年夜饭都安排在了豪华的饭店。这样虽然省去了不少麻烦,但年味却淡了许多。我不禁想起童年时老家的年夜饭来。

    在故乡那个偏远的小山村里,过年依然带浓厚的乡村遗风,人们都很重视年夜饭。说得夸张一点,庄户人家忙了一年到头,就数年夜饭最为丰盛。平时要是有什麽好吃的,都习惯说“留等三十晚吧”。

    为了这一餐的年夜饭,岁月的车轮刚辗过腊月,人们便忙开了。精心地把猪喂好,希望在最後的时间多长几斤膘,小心地伺候鸡鸭,生怕不小心被黄鼠狼叼走那就麻烦了。没有鸡鸭的人家,也要翻山越岭十几里路,去乡场买回海带、粉条之类的年货。

    转眼间,就到了大年三十。父亲一大早就起来了,他草草地洗了把脸,就把一家人召集起来分派任务。一般情况下,父亲自己动手杀鸡和下厨。母亲则带姐姐扫院子,擦家具,哥哥的任务是烧猪头。按老家的习俗,大年三十要用猪头祭奠祖宗,因此,这实际上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既辛苦又需要细心。我呢,则被安排去贴春联、年画,这也是我十分乐意做的事情。

    那时,有一种带有故事性的年画十分有趣,一张年画里分成若干个小画面,画面下面有文字叙述,每个故事的组合少则一、二张,多则三、五张。譬如“杨门女将”、“三国演义”、“哪吒闹海”、“霍元甲”等等。因此,我贴完家里的年画後,趁父亲不注意,偷偷的跟几个小夥伴一家家地看年画去了。

    待看完年画回到家,看到堂屋的桌子上摆满了酒杯、豆腐、猪头、鸡、鱼等各种祭品。这是年夜饭前的一道必不可少的祭祖程式。父亲先把手洗乾净,燃上一炷香,把一年来全家的大体情况和来年的心愿,向列祖列宗“汇报”,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接母亲端上一杯酒和一块肉,分别去敬“圈神”,祈求圈神们保佑六畜兴旺,瘟疫不沾。

    站在一边的我,闻那阵阵肉香,馋得直流口水,暗自埋怨父亲怎麽不能快些。老家有个风俗,在祭祖结束前,任何人都不允许动祭品,用父亲的话说,就是让祖宗先“吃”,以表示对列祖列宗的尊重。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听见父亲大喊一声∶小伍子,放炮。於是,我手忙脚乱地点了早已经悬挂好的鞭炮。

    一阵劈劈啪啪声响之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始享受一年中最丰盛的大餐。吃饭时,父亲会把他认为最好的东西分给母亲和我们兄弟姐妹。他说一家人中母亲最辛苦,理应享受最好的食物;而我们呢,是家庭未来的希望,也应该多吃些,快长快大。那其乐融融的氛围,多年来一直萦绕在我心里,温暖我。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但童年时那交织亲情的年夜饭,似清醇的陈年老酒,让人痴迷让人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