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舒 非

2013-02-09 04:25  来源:大公报

    陈冠中《裸命》新书发布会,举办了小型讲座,来的都是城中文化界猛人,盛况罕见。很佩服陈冠中。在这种金钱挂帅的庸俗社会,在人人都要名要利的世界,他竟然还有这样的理想,用小说发声,说出自己对国家对民族对世界的看法。坚持理想的人,总是获得敬重,来听讲座的人逼爆会场,就是证明。

    听此讲座,获益不小。注意到梁文道和陈冠中说到香港文字的“冷”。陈冠中说,在北京生活,认识很多特能“侃”的作家,他自认不如不及,假如跟他们比耍嘴皮,怎样都比不上。他另寻蹊径,用“冷”的香港语言来写小说。梁文道补充说,“冷”的语言就是刚刚过世的也斯,《雷声与蝉鸣》里的那种文字。是的,那是一种拒绝“滥情”的文字。这种语言文字,是香港这批作家的特徵。跟内地和台湾都很不一样,是比较“酷”的文字。

    《裸命》里头有非常多的性爱描写,所有性爱都不浪漫,完全是赤裸裸的。主持人颜纯提了一个问题∶有必要写这麽多性爱场面吗?梁文道反问∶小说也有很多驾车穿山越岭的场面,不比性爱场面少,却没有人问∶需要那麽多驾车场面吗?

    写性爱,最怕“重复”,其实是很容易重复又重复的,极不容易写,难得的是《裸命》那样多性爱,却感觉不到重复的情况。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