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的尴尬/冯 进

2013-02-13 04:25  来源:大公报

    本地媒体有位记者好事,出去寻访二○一三蛇年的挂历。结果,其中以蛇的形象为主题的,不说绝无仅有,也是凤毛麟角。想想也是,十二生肖中,龙虎有龙虎的威猛神气,牛羊有牛羊的憨厚敦实,鸡犬有鸡犬的家常质朴。马有马的俊逸,猴有猴的灵活,兔有兔的可爱。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常被诟病的猪和鼠,化身为卡通形象也很叫座,更不用说如今还有人喂养香猪、白鼠作为宠物了。唯独蛇,一提起来,总让人想到在阴暗角落蠕蠕爬动,嘶嘶发声,欲做致命一击的状貌,不寒而栗。当然也有人爱蛇。我有位生物系的美国同事,一双儿女饲养的宠物也不同寻常,除了马达加斯加大毒蛛,还有一条大蛇,让我十分钦佩。

    不过一般中国人对蛇的观感未必那麽好;除非化为盘中餐,蛇也难登堂入室。同胞们号称上天入地,吃遍八方。《左传》就有“豢龙氏盐龙以食”的记载。民间传说蛇百年化为蛟,蛟百年化为龙,但古代龙蛇不分,古人吃的大概是腌制的蛇肉。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明确说∶“蛐蛇肉极腴美”,中国人吃蛇肉更是无可置疑。如此算来,蛇肉装点中国人的餐桌已有几千年历史了。

    我小时候,母亲听说无毒小青蛇对皮肤有好处,特地去买了一条,用砂锅(不能用铁锅)炖了给我喝汤。我只觉得蛇汤虽香,可蛇肉颇老,滋味一般。广东人吃蛇可就讲究了。听说以前羊城街头的蛇行就和鸡鸭行一样普遍。从秋风起开始,到冬至前後的大补蛇宴达到高潮,顾客可以挑肥拣瘦,选定一条当场现杀。蛇胆生吞,蛇肉下锅,如何烹调,悉听尊便。出名的全蛇宴,一桌二三十道菜,唐鲁孙回忆说包括蛇片、虾片双炒的“双龙闹海”,蛇、鳝、虾红焖的“三星拱照”,蛇肉煲鸡爪的“龙衣凤足”,蛇肉加果子狸、鲍鱼、火腿、鸡丝的“龙虎凤风云会”。吃完这一顿,主人还要请宾客去澡堂洗个热水澡才正式结束。有这套程序,是因为相信蛇肉治风湿,调郁热,内服“外用”,两面夹击,更能充分发挥药效 。

    机缘凑巧,偶尔吃点蛇肉本无可厚非。所堪虑者,为操办蛇宴无所不用其极,越稀奇,越剧毒的蛇,越受追捧。本地没有,还要煞费苦心地去外地抓蛇,以求达到大补的效果。这其中一番折腾,捕蛇者固然是惊险连连,“人为财死”,吃蛇人对生态环境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中国有“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古语,但除了身形巨大的蟒蛇,蛇平日的食物以鸟雀、田鼠等小动物为主,吃得并没有那麽豪华。而且,目前人类所知的二千多种蛇中,绝大部分无毒。蛇攻击人类多出於自卫。它们生命的大部分时间忙吃、睡、生殖,同时也在生物链中起自己的作用,和别的动物没有太大区别。倒是人类喜欢把自己的好恶评判、价值标准强加於蛇,又常为了口腹之欲无所不至。真是应了周作人说的,走火入魔得了馋痨病,不但大开杀戒,而且为追求口感,动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残忍手段,让动物活活煎熬、求死不能。蛇年说蛇,惟愿我们能爱护自然,和平共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