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春节/宇 父

2013-02-13 04:25  来源:大公报

    跟苏东坡“春江水暖鸭先知”诗句中的鸭子一样,童年的时候,我们也是从肚子这个部位开始感受到春节的来临。

    刚交冬数九在喝腊八粥之前,家里就开始腌制咸货了。那是一件我们童年时非常期盼的事,尽管知道开吃要等到春节,但是与往常相比,家里的饭桌上会多出两苹菜来,烧鱼杂和猪脑子炖豆腐。

    腌鱼和烧鱼的迟鱼方式不一样,烧鱼时,先是刮鱼鳞再从鱼肚子这边剖开,取出里面的内脏。而腌鱼时却不刮鱼鳞,直接用刀剁开鱼的背部,取出里面的内脏,不用洗连鳃也不取,用盐将鱼身上的里里外外抹上一遍,放进砂缸里。当年家境不好的人家只能买一苹猪头,我们家那时经济条件算得上是中等水准吧,可以买回两苹。把猪头刮净洗好後,用平常劈柴火的斧头将其剖成稍稍有点连在一块的两半,也是用盐将猪头抹一遍放入砂缸里。这些被腌制的鱼和猪头放进砂缸里後的程式就一样了,等到腌透就把它们取出挂在屋前晒。

    大概到腊月二十左右就开始年蒸了。我们家乡主食以米饭为主很少吃面食,但是过春节时,家家都要蒸包子。这可是一件两个文明建设的事,既可以尝到美味饱饱肚子,又能讨一个吉利,期望来年的生活像那面疙瘩变成包子一样发起来。

    腊月二十四是送灶的日子,家家都要做糯米饭。中国不光是人口众多,神也不少,不像西方社会就是一上帝,而我们中国人不管穷人还是富人,家家都有一个灶王老爷。

    终於大年三十到了,从早上开始家里就弥漫咸货在锅里煮的香味。吃年夜饭的时候,家里的桌子上,冷盘、热炒、炖烧都少不了猪八样。动筷子以後,家里的长辈开心地看我们吃。等到上头菜时,他们开始发压岁钱和讲话了,都是一些期望我们各方面都好和平平安安的话。

    在春节期间最急的就是自己“年饱子”了,不知为什麽,平常非常爱吃却很少能吃到的鱼呀肉呀的,都不想吃了。只想吃些“什锦菜”,那是用咸菜,加上百页丝、胡萝卜丝和一种个头很小的风虾,放在一起抄就的,还有如意饭,也就是菜泡饭煮开了以後里面加上些粉丝和包子。

    写了前面这麽多关於过年吃的事後,才发现忘了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掸尘了。掸尘一般是在腊月二十左右,家家都会选择一个双日,将鸡毛掸绑在一个竹竿上,掸去家里的灰尘。为什麽忘了,是不是小的时候好吃的病到现在还没有治好,还把吃一直放在心上?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