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一条蛇/裴庆美

2013-02-13 04:25  来源:大公报

    对蛇,我有种与生俱来的怕,可越怕,越让我遇见。

    有时候去地里割草,冷不防就有条草一样颜色的蛇从脚边溜走,老半天了,心还扑腾个不停。在水里,也看见过蛇。有一年夏天下大雨,村前的池塘水满为患,就有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花蛇冲到了路上。村里的年轻人看见了,正想去打,还没等近前,那条大花蛇瞬间就不见了。也幸亏没打,听村里老人讲,蛇是仙,打不死,砍一条,生十条。老人的话,听得我汗毛直竖,对蛇,既敬畏又恐惧。

    没想到在自己家里,也有蛇出没,那就非常令人恐怖了。有一年夏天,我在屋里午睡,醒後懒得动,眼睛盯某地方乱想。忽然,我看见收起的蚊帐像被一苹无形的手拿一样左右扇动。一开始我没在意,可能是被门外的风吹的。可过一会儿我再看,蚊帐还在动,且动的频率与幅度越来越大,要说是风,大热的天,一丝风儿没有,蚊帐怎会有这麽大的扇动?那一刻,我头皮发紧,汗毛直竖,有鬼!赶紧爬起来往外跑,边跑边喊父亲。

    父亲被我没有人腔的喊声惊起,母亲也闻讯赶来。父亲小心翼翼地拿起蚊帐,慢慢打开,一看,原来是条黑白黄相间的大花蛇,很粗很长,样子吓人。可是,大花蛇是怎麽进到蚊帐里去的呢?父亲看看房顶,推测说是由房顶的大梁上掉下来了,正好落在蚊帐里,被蚊帐缠住脱不了身,我看到的扇动,是蛇弓起身子挣扎呢。我的心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母亲却不怕,还高兴得很。母亲说家里有蛇好,蛇能保佑一家老少平安。

     蛇不能打,只能将其放生。放生时得说“请出去”,以示对蛇的恭敬。父亲兜蚊帐,就把蛇“请”到了家前的池塘里放生了。

    家里有没有住蛇,有段时间成了村民衡量自家好不好的标准。村里每年都有翻盖房屋的,壮劳力们扒墙拆瓦,心怀虔诚,生怕惊了蛇魂。谁也不知道蛇住哪里,谁也不知道墙里住没住蛇,扒屋的人忐忑,屋主人更忐忑。主人忐忑是担心家里没蛇,没蛇预示家里不平安。谁家扒屋没有扒出蛇,消息会很快传遍全村,主人就觉得很没面子,见人抬不起头来。如果谁家扒出了蛇,消息也很快传遍全村,谁谁谁家扒出的蛇有多大,无形中就跟自家的比,如果比人家的大,就心生欢喜,如果没人家的大,也会自我安慰─总比没有扒到蛇的人家强吧。

    瑞蛇呈祥。蛇的相貌虽然令人生畏,但蛇在人们心目中,是神圣的,是带来美好愿望的象徵。敬畏一条蛇,就是敬畏一个生命。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