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大礼堂/慕 秋

2013-02-13 04:25  来源:大公报

    少年时期在北京过春节,留下欢乐的记忆。

    父母的工作单位某部委有一个大礼堂,年三十晚,家属院里的人们吃过年夜饭,便纷纷走进这数步之遥的礼堂,那里有舞会及孩子们嘴里的“大观园”。每个孩子入场可领取大大一包花生瓜子糖果,那种开心好像今天中了一百万六合彩。

    部机关聚集了许多人才,他们都是历年高校的尖子生,年纪较轻的男俊女俏,看他们怎样打扮怎样跳舞,已是非常精彩。他们喜欢闹腾,变个戏法,或教个绕口令什麽的,把孩子们耍得团团转。

    大礼堂从年初一上午开始放电影,一天几场,有时下午会有杂技团表演,晚上则多数是看戏剧。入场券是年前就分发了的,即便大人不喜欢看的节目,孩子们都争取要看,所以天天都很忙,忙到大人上班了,白天不演电影了,晚上那场戏还是要看。直到正月十五晚,在大礼堂里读遍挂满头顶的灯谜彩纸条,这个年才算完结。

    那些年都看了哪些戏?叶广芩笔下的《大登殿》、《盗御马》、《三岔口》什麽的完全没印象。记得较清楚的是京戏《贵妃醉酒》,男人扮演的杨玉环衣饰悦目,醉後舞步轻柔舒展,太美!来演出的剧团各部委轮演,好角又一定要出场,他们的春节是在辛苦中度过。

    文化大革命开始後,一批批走资派成了大礼堂的“常客”,那里的欢乐暂时画上了休止符。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