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子/梅桑榆

2013-02-16 04:25  来源:大公报

    北京人将那些引人上当、诱人受骗的角色称之为“托儿”,而我家乡人则称其为“媒子”。“媒”含有介绍、引导之意,而“媒介”一词,则是指使双方发生关系的人或事。因此,我以为“媒子”要比“托儿”的含意更明确,所指也颇恰当,媒子者,正是使行骗与上当者双方发生关系的戏剧性人物也。

    如果说一个骗局的设计者是钓鱼人,那麽媒子则好比钓饵。钓饵以其味诱鱼,媒子则以其言行诱人,故媒子与主骗人一样,并不都是奸头猾脑,油嘴滑舌。而媒子中的高手,往往让人觉得憨厚质朴,其言谈也大都是诚恳剀切,颇能取信於人。

    媒子的种类与骗子的行当成正比,骗子五花八门,媒子也形形色色;骗子猖獗,媒子也随之横行,车站码头,巷尾街边,均是媒子的用武之地,故我们只要出门走走,说不定就会撞上这种角色,甚至会在他的诱惑之下甘愿上当,猛掏腰包。当然,有的媒子只是诱你、激你,使你跃然投身於某种交易或是赌博,而不是陷你於某种圈套,那些街头棋摊旁的媒子,便是其中之一。

    那些在街头席地而摆、专弈残局的棋摊,总有一人在那里自说自道,做傻瓜状,明明该先走马,他偏偏说该先走炮;明明该先走车,他偏偏说该先走卒,而且要一连说出让别人看来必然行将失败的几步棋。假傻瓜这种故露破绽的结果,自然引得一些旁观者跃跃欲试。而一旦有人要与他对弈,他便提出要与那位观众中的“出头鸟”来点刺激,而“出头鸟”对於棋盘上那几个残兵剩勇,在出头之前已揣摩良久,自以为稳操胜券,因此多半乐意奉陪,有的甚至敢於孤注一掷。哪知待双方谈定赌注,开始逐鹿之後,假傻瓜便将棋路一变,或是走出一、两步先前未曾说明的狠招,眨眼之间便将对方置於死地。至於那赢来的赌注,自然是暂时由媒子代管,收摊後再与摊主平分。

    象棋以其对抗性强和富於变化吸引观众,摆棋摊者一般只需一、两个媒子相助,便可引人围观,诱人一搏。而另一种媒子则需要以人多来营造一种氛围,形成一种假象。在一些城市,有的小商店的老板花钱雇用一帮人,手捧该店出售的商品,在门前拥来挤去。这些假顾客在造成“争先恐後”假象的同时,向真顾客热心介绍该店的商品如何“价廉物美”、如何“畅销”。由於他们长时间滞留於商店内外,因此很容易被真顾客识破。这是一种最缺乏艺术性的媒子,他们所起到的作用,恐怕有限。

    棋摊与商店的媒子,不过是诱人赌博或促成某种交易,那种陷人於某种圈套的媒子,才是骗子的帮凶。此类媒子均富有表演的才能,且多半貌似善良之辈。骗子冒充缉私的警察,以处理走私物品为幌子兜售假货,他们则冒充踊跃抢购的顾客,以诱人受骗;骗子以假首饰、假药材行骗,他们便冒充行家,力证其真,以诱人上当┅┅他们那诚实无欺的神态、天花乱坠的说辞,以及与骗子事先排练好的巧妙的唱合,使未曾见识过那种骗局的人很难不入彀中。而待受骗者发现自己上当之时,骗子与媒子已转移他方,重演故伎去了。

    除上述种种媒子之外,尚有一种行媒子之实而无媒子之名的人物,这就是那些专为政治骗子舞文弄墨的吹鼓手。他们以其生花妙笔,将无德无才者吹成德才兼备,将无所作为者吹成政绩卓著,甚至可以将贪污受贿的腐败之徒吹成清正廉洁的好官。出自他们笔下的歌德妙文的功用,远胜过伪劣商品的虚假广告与种种媒子的骗人说辞,因为虚假广告与媒子的说辞,只能助骗子骗取钱财,而他们的妙文却可以助政治骗子欺世盗名,骗取领导和群众的信任,而这些政治骗子飞黄腾达之日,便是国家受损、百姓遭殃之时。对於这类吹鼓手,我们不妨称其为“官场媒子”,因为他们所起的作用,与媒子并无二致。所不同者,那些助骗子兜售假货,骗取他人钱财的媒子属於不法之徒,弄不好要受到法律制裁,而官场媒子却是万无一失,名利双收。政治骗子靠他们的鼓吹得售其奸,少不了要对他们封赐有加,而政治骗子万一马失前蹄,栽了跟头,他们仍可以立於不败之地。官场媒子,可谓是诸多媒子中的精英!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