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致光接受本报专访 贫穷线数月内划定

2013-02-16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罗致光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贫穷线可作为检视政策成效的尺子

     本报记者林少权摄

    □行政长官在施政报告中指出,扶贫委员会其中一项首要工作,是根据香港的实际情况订立贫穷线。扶贫委员会关爱基金专责小组主席罗致光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贫穷线不是“扶贫线”,不是只帮线下人,贫穷线是协助政府制订政策的工具、是检视政策成效的尺子。罗致光表示,倾向支持以家庭入息中位数的一半为标准,乐观估计贫穷线数月内可出炉。

     本报记者 冯慧婷 张绮婷

    纾缓贫穷问题,让不同阶层市民分享整体经济发展成果,是新一届政府的施政目标之一。政府早前重设扶贫委员会,推展扶贫工作,其中贫穷线的制订,是现届政府对改善贫穷问题的重大突破。

    现时不少发达国家或地区,均以“相对贫穷”作为量度贫穷的基准,采用住户月入息的某个百分比,将处於这个百分比以下的人士划归为“贫穷”,用意是将所谓“贫穷”家庭的生活质素,与一般家庭拉近。如欧盟现时就将家庭入息中位数的60%作为贫穷线。

    香港的贫穷线要如何界定?有意见认为,以综援申请资格作为贫穷线,可减省研究时间,社会亦较容易接受,但罗致光指出,贫穷线不等於申请资格。他解释说,若将综援的入息限额作为贫穷线,一旦政府提升限额,就会令所谓“贫穷线”以下的人数增加,产生“改善综援会增加贫穷人口”的古怪现象,以此检视政策成效,并不是一把好的尺子。

    拟订入息中位数一半

    罗致光指出,贫穷线的讨论是一个技术性的统计问题,如上述例子,一旦造成“改善综援会增加贫穷人口”的误解,继而会令社会对政府政策产生怀疑,故贫穷线的制订必须简单易明、公开透明。

    社联早前以统计处2012年上半年住户入息中位数的一半为标准划分,1人家庭的贫穷线约为3600元、2人家庭约为8000元、3人家庭约为11750元、4人或以上家庭约为14525元。罗致光表示,他亦较倾向以住户入息中位数的一半为标准,估计在制订贫穷线後,会有近130万人低於贫穷线的标准。

    可作量度政策成效标准

    罗致光认为,制订贫穷线後,政府每年应根据住户入息中位数,公布3项数据,包括∶住户税及福利前收入、住户税及福利後收入,以及一条贫穷线,以确保贫穷线能切合社会最新发展。部分国家或地区亦会以“相对入息”计算住户入息,但罗致光认为此概念较为复杂,不建议在香港使用。

    施政报告中指出,贫穷线有3大功能,包括量化贫穷人口,以集中分析贫穷线以下各群组的情况;深入研究贫穷成因,作为制订政策的指引,令扶贫工作更到位;按贫穷人口数量的变化,评估政府扶贫措施的成效。

    罗致光说,贫穷线是协助政府制订政策的工具、是检视政策成效的一把尺,如“整容前”及“整容後”,量度扶贫政策介入前後的成效。

    不应与福利审查挂

    对贫穷线的功能,社会各界有不同的演绎和诠释,当中存在不少误解,甚至将贫穷线看作是解决香港贫穷问题的根本方法,但罗致光却明确表示贫穷线不是扶贫线、贫穷线并不扶贫,“贫穷线不是解决贫穷问题的灵丹妙药,而是政府制订政策检视成效的工具,协助政府寻找解决方法。”

    事实上,扶贫委员会专责小组早前举行会议,已表明倾向∶贫穷线不应与设有资产审查的福利政策直接挂,换言之,政府不会自动为所有收入在贫穷线下的市民提供援助。

    罗致光对贫穷线制订的工作感到乐观,相信数月内就能推出,届时政府可根据贫穷线,决定给予处於贫穷线上或下不同水平的人士提供派现金、增加服务供应、提供特别援助等形式的政策。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