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休假/冯 进

2013-02-16 04:25  来源:大公报

    我在美国大学教书,今年学术休假,时间自由安排,地点机动灵活。回国一提,圈内圈外人都是各种羡慕妒嫉。学术休假听惬意,其实是“假而不休”,不是提倡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而是让教授有充分的时间学习新东西,尝试新项目,重新省视自己的研究。大家一般预先设立明确的目标,制订详细的计划,利用休假完成一桩重大任务。同事中,历史学家利用休假完成学术专著,化学家去英国牛津大学的实验室“蹲点”,人类学家周游世界,为自己的课题寻找资料。有位社会学系的教授,为了研究美国对重症病人的“终极关怀”,特地参加培训,考了助理护士的执照後去养老院“潜伏”调查。

    “Sabbatical”这种休假的理念据说源自《圣经》中的《创世纪》∶上帝工作六天,构建天地、植物、动物和人类之後,在第七天(Sabbath)休息。《十诫》中说,负重的牲畜和劳作的人们有权在安息日休憩。《旧约》中还规定耕地使用六年後,第七年要休耕。现代欧美国家的高校和科研机构常有带薪假期的福利,让员工暂时抽离繁忙的工作,获得体力和脑力上的休整。即使是一般的企业、公司,也会提供无薪假期,让职工重新评估自己的事业走向。我们大学就是这样。终身教授工作六年以後,可以带薪休假半年;也能把休假时间延长为一年,学校提供半薪。後者是我的选择,因为觉得时间比金钱更宝贵。

    美国经济不景气的这几年,某些短视的政治家叫嚣教授待遇太好,威胁要在公立大学砍掉学术假。高校休假制度貌似奢侈,其实有两层深意。一是鼓励大家平时勤奋工作,不要浑水摸鱼。我校的整体文化氛围就是负责、敬业,在其位,谋其政。拿年薪(salary)的教授固然高速运转,就是工资(wage)按小时计算的职工,工作起来也毫不含糊。秘书们一人掌管几个系的庶务杂事,从辅助教学到设计海报、安排旅程,千头万绪而有条不紊、热情和蔼。就连图书馆的清洁工,每天打扫卫生都要把书一本本抽出,仔细掸灰後再放回。第二,学术研究厚积薄发,要取得成果,就需要留白。心理学和神经学的研究表明,闲暇轻松的氛围和心态有助於创意的生成。如果像流水线上的工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事同样的机械工作,只会让人思路僵化,了无生趣。

    内地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即将出台,大家未来带薪休假有望。但听说在高校实行休假制度不易。一来,领导不愿教师离开,总要“拉差”,找人做事。二来,教授对工资待遇本就颇多不满,休假了,只拿基本工资,一切“奖金”、“外快”都泡汤,更觉得得不偿失。这其中也不乏平日教学任务不重,或学校对教学质量并不考究,能混则混的人员。学术研究当然脱离不了衣食住行的物质基础。肚子吃不饱,其他一切都免谈。但知识的发展,除了需要学术休假这样“奢侈”的制度,还得有不汲汲於蝇头微利的从容心态。

    最近看到内地教育界的调查报告说,学校要求学生每月读一本书,对老师读书却无要求,以至於学生嘲笑老师孤陋寡闻,书读得太少。人生的道路千千万万,个人的专长也千差万别,学术显然不是每个人的生活必需。然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人从事研究,没人去探究柴米油盐之外的宇宙奥妙、精神家园,只怕很快就会走上文明毁灭的绝路。

    我从事的行业并不高深,不过是流多少汗,吃多少饭,尽本分,求安心而已。有自己喜欢的事业,安身立命,乃我福气。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