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过年/姗 而

2013-02-16 04:25  来源:大公报

    现在的“年”更多是为老妈过的。老妈年事已高,却坚持亲自筹划过年大小事宜,恪守传统习俗认真过年。她眼睛近乎失明,却要亲自上街采购年货。我特地抽了时间陪她上街,在各种货架前她认真地听我们的商品介绍,然後决定是否出手。

    老人坚持要买点儿腊肠,在她心中那是很拿得出手的重礼。虽然我和妹妹再三说现代人都不好吃这一口了,最後还是拧不过她。

    此外老妈又亲自打电话给相熟的饭店订年夜饭和开年饭。打电话时她信心爆棚不会落空。那饭店开张二十多年,我们家是常客。一提老妈,全店上下都会给几分尊重,桌位再紧张,也要设法给腾出一张来。

    下面老妈就亲自打电话一个个地吩咐她的儿女们准时赴宴了。打了一遍自己忘了又再打一遍。其实我们都记住了,忘的是她自己。兄妹们也由得她,权当是让她有点世艺吧。

    老妈在香港的平辈亲人,就只有一个表弟了。她每年都早早交我一封“利是”转交老表舅,算是对当年一起成长情谊的缅怀。我添了点钱当作自己的心意,让那封“利是”再添上点儿分量。

    过年前一个星期,老妈坐到桌前,摸索把钱放进一个个红封包。我守在她身边,把她弄皱的钱一张张抚平,再把红包封好。老妈认真地过每一个年,珍惜她馀生的喜庆。这叫“年”的意义在我心中变得格外隆重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