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写文章的外交家/郑延国

2013-02-17 04:25  来源:大公报

    江苏无锡人薛福成(一八三七至一八九四)曾以清廷三品京堂候补身份出任欧洲英、法、意、比四国外交大臣,时间虽说只有五年,但政绩斐然,被人誉为晚清年间不可多得的外交家。

    薛福成很会写文章,可以说是他手中的那枝生花妙笔改变了他的命运,使他进入了仕途。一八六五年,二十七岁的薛郎写了一篇《上曾侯书》。曾国藩秉烛夜读,深感是文洋洋万言,无处不切中时弊,其中改科举、裁绿营、师夷法等八策,尤有见地。不待东方既白,侯爷遂决定聘其入幕,随後又保举其为直隶州知州并赏加知府衔,简直就与当下“正厅级”的待遇庶几无差了。一八七五年,即光绪元年,薛郎又大笔一挥,写出《治平六策》、《海防密议十条》,直呈新帝,力举改革外交,发展海军。两篇文章令光绪背後的慈禧们怦然心动,於是广为采纳,渐次实施。薛郎由是名震朝野,深受李鸿章、丁宝桢、郭嵩焘等高层人物的器重。

    薛福成不独政论文写得“首屈一指”,而且亦善史论,特别是对道光、咸丰、同治时期诸多事件的记叙尤具史料价值,如《蒲城王文恪公尸谏》、《书太监安德海伏法事》、《张汶祥之狱》等,内容既真实又具典型性,俨如时下的报告文学。至於《海瑞论》和《叶向高论》,则能令人透过作者对明季两位股肱重臣的褒扬,窥见其对时政的分外关注,对良臣的热切期盼。此二文言简意赅,文采飞扬,兼以史实凿凿有据,读之如闻暮鼓晨钟一般,颇发人深省。

    一八八九年,年届天命的薛公乘长轮而远行,开始奔走於欧洲诸国。异邦的科学技术、他乡的文化艺术、西域的高山流水无不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不让自己的这些所见所闻成为过眼云烟,他采用“日记”这一文体形式无一遗漏地进行描绘,由是奉献出了一部长达六卷的《出使四国日记》,这无疑是薛公为後人留下的一份厚重文化遗产。其中《观巴黎油画记》时至今日,仍被人广为诵读,竟至为不少学校选作语文教材。福成先生出使期间,於繁忙的工馀之外,一如常人,亦有游山玩水的雅好。比如他曾游览过瑞士的阿尔卑斯山,迥异於华夏奇峰的西欧妙岭,令他瞠目结舌,叹为观止。甫一返回使馆,便立马握管进行记叙。精妙的山光物态由是永驻在薛公的笔墨之中∶

    山中吐纳万景,变幻不可名状,搜奇挹胜,俄顷忽殊。纵眺诸峰,或遥障如城墉,或巍峨如殿阙,或攒簇如列笏,或分置如置棋,或雄踞如虎豹,或蜿蜒如龙蛇,或旋折如蜗螺,或昂企如狮象。或楼阁如 云,或溪涧如轰雷,或喷瀑如拖练,或漱石如鸣玉,或密林如帷幄,或吐花如锦绣,或麦畴如翻浪,或松风如洪涛。青霭迎人,湖光饮渌,宜其名胜甲於欧洲。

    短短一百六十个字,将阿尔卑斯山的千种神奇、万种瑰丽描绘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令人读之如临其境,如闻其声,乃至反覆吟诵而不忍释卷。记得长薛公三岁的美国文豪马克吐温亦曾到过此山,且撰有美文行世。若将薛文与马文作一番比读的话,便会发现二人实在是有如伯仲,难分轩轾。只是在使用“明喻”修辞格这一点上,马公的频率稍稍不敌薛公而已。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