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苏州盆景园/程秋生

2013-02-17 04:25  来源:大公报

    姑苏园林,景色诱人。而我最迷恋的却是造型奇特、郁郁、生机盎然的盆景园。在连续数个月的时间里,只要阳光灿烂,天气宜人,我几乎天天跑园林,处处觅盆景,彷佛成了拙政园盆景园、留园盆景园、虎丘万景山庄等诸多盆景园里的一位不请自来的常客。其实,我对苏派盆景一窍不通,只是在幼年时,家父喜欢在小小的天井里摆弄几盆小盆景,什麽假山盆景啦,枫树盆景啦,石榴盆景啦,数量虽然有限,但十分高雅精致。每当我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就直奔小天井而去,看看假山上的那棵小树苗长大没有,瞧瞧石榴盆景开了几朵小红花,天长日久,我也爱上了小盆景。只是在往後的日子里,我参军了,远离了园林,告别了盆景,在数十年的岁月里,我目光所及的,要麽是高大的白杨树,要麽是粗壮的老槐树,进入冬季後,几乎见不到绿色,於是我像电视剧《在那遥远的地方》中的炊事班长丁浩天那样,在伙房里要了两个生蒜头,放在盛满自来水的大碗里,种起了蒜苗来,权当供养了一盆绿油油的水仙,自我欣赏。进入中年後的我,才有机会重睹苏派盆景的芳姿。尽管如此,我对盆景艺术依然是面 吹火──一窍不通。後来,我造访了几位园艺师,观看了他们修枝造型的实际操作,并在灯下细读了盆景艺术家们的一些著作,我彷佛开了窍,弄懂了盆与景、景与园的因果关系,领悟到有盆有景才是园的真谛。

    其实,几乎在苏州所有的园林、庭院里,盆景举目可见,遍地皆是,有的供放於富丽高雅的厅堂之中,有的放置於长廊、曲桥之侧,有的高供在花窗、亭台之前,有了一两盆花卉或树桩盆景,好像使这些景点更为超凡脱俗、高雅俊俏。然而,倘若盆与花木分离,盆归盆,花归花,那如同橱窗里陈列的服装尽管价格不菲,不穿在有身材、有气质、有风度的人身上,依然显不出服装的高贵。盆,通常分为泥盆、陶盆、瓷盆,大小造型也不尽相同。但只要一种上花木,其身价就百倍上升,在林林总总、不计其数的树桩盆景中,具有四百多年树龄的雀梅盆景是最为可叹可赞的。雀梅,桩粗壮,叶不大,春吐芽,造出型,似浮云,片片浮云随风飘,点点绿叶闪金光。而雀梅的移植、伏盆、造型、修枝,全靠园艺师们的匠心独运了。万景山庄的“雀梅王”无愧为苏派盆景的代表作,上世纪八十年代,苏州盆景大师朱子安老人曾多次向我叙述当年培养这棵雀梅王盆景是何等的艰辛。当然,富有生命力的盆景全靠人丰富的想像力和艺术修养,正因如此,一般作家、诗人、书画家、音乐家都酷爱盆景,书房里摆上一两盆盆景佳作,似乎也能为自己的艺术作品增光添彩,而有些盆景的命名,如同摄影作品,含蓄、深邃、典雅、精当,且富有哲理。如梅桩上有一根枝条绽放几朵梅花,称之为“一枝独秀”;树桩从石缝间长出新枝,取名为“裂石穿云”,几枝翠竹在风中摇曳,命名为“节节向上”。盆景中的石和树桩凸现了旺盛的生命力和勃勃生机,给人以不尽的遐想,这正是“盆有乾坤石有魂”,也是苏派盆景特有的可贵之处。

    由此想到,盆景不仅是园林的点缀,而是叱风云的灵魂,是炯炯有神的双眸,有了精美的盆景,使园林绚丽多姿,光彩照人。常言道∶有盆有景才是盆景园,而盆景园内诸多盆景的培育、造型,则全靠园艺师们丰富的想像力和辛勤的劳动,功夫在诗外。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