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政治‘荼毒香港社会/□陈文鸿

2013-02-21 04:25  来源:大公报

    香港“族群”的理念最近时常在报纸和电台的谈话节目中被提起。这个概念源自於一些主张自治的个人著作,现在已经逐渐波及到整个香港这个在《基本法》保障下、在“一国两制”体制中高度自治的地区。一些拥护“族群”的人甚至呼吁香港市民建立一个完全脱离祖国大陆的独立国家。

    这不禁使人想到台湾民进党的文化战略。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随岛内各地选举政治的蔓延,民进党理论家提出了“台湾四大族群”的论点。这“四大族群”分别是“福佬人(闽南人)”、“客家人”,“来自中国大陆其他省市的移民”以及“台湾原住民”。我认为,前三个族群都属於汉族,仅在语言文化方面有所不同,因而大可不必单独归类。

    除了福建和台湾,福佬人和客家人还分布在全国各地。这些所谓的“族群”并不像汉族和回族那样存在明显的差异。民进党所划分的四个“族群”之间虽存有不同的社会文化习俗,但这些差异不足以用来作为划分不同“族群”的依据。

    民进党理论家的族群划分并没有清晰的理论依据,充其量只是为政治服务的工具。通过把当地的“台湾人”(特别是从闽南入台的老一辈移民)与从其他各地迁入的“外省人”(新移民)相区别,民进党人试图夸大这两个族群之间的差异,从而支持其希望台湾脱离大陆的政治目的,推动“台独”议程。而这项含糊不清的关於“族群”的错误观念,如今已经演变成“台独”势力所倚重的文化和政治策略。

    如今香港也正面临这一政治问题。一些激进人士并不希望看到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发展现状,反倒希望香港完全脱离祖国而独立存在。这些持有“香港人与大陆汉族分属不同族群”观点的拥护者,正是在最近一系列示威活动中公然挥动港英旗帜的激进分子。他们企图使人们相信,他们正在为建设一个拥有殖民历史的“新香港”而奋斗,事实上毫无新意。

    香港本土的金融资本和地产开发商对於本地经济的过度控制已经严重扼杀了企业家精神和企业的经济发展空间。但中国内地中产阶级强大的跨境购买力却为香港创造了每年高达3000亿美元的零售额,占香港每年销售总额的一半以上;并以此为香港本地增加了成千上万的低薪工作岗位,从而使失业问题不再成为一个社会问题,香港也在缓慢平稳的经济发展中逐渐得益。然而,这一态势并未能为香港本土新兴产业的发展带来足够的提升力。香港的中产阶级群体仍在萎缩,年轻一代也逐渐失去发展和拚搏的动力,特别是在金融海啸过後,香港引以为傲的金融业也遭到了重大损失。香港政府巨额的财政储备和本地接近饱和的就业规模并不是社会和谐和政治稳定的保障。似乎每个人都开始认为香港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而最近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又再次加深了这种印象。

    如果在这个关键的历史节点上,出现了伪“族群”的政治诉求,那麽原本就存在的两极分化现象将给香港社会带来更多的政治裂痕。1997年以前,香港的政治运动一直致力於反对殖民主义以及推动民族主义,然而回归後却变成了“公民社会”对抗特区政府。“族群”的伪概念威胁社会的稳定,长此以往势必将造成香港社会的政治撕裂转型。“香港独立”或“香港自治”的倡导者,尚未意识到或不敢公开承认他们所从事的活动是具有颠覆性质的行为。他们从不用温和的方式向立法会或政府进行游说,表达对社会和政治不满的唯一手段就是进行大规模示威游行。虽然日渐普遍的网络暴力尚可容忍,但日渐成风的街头暴力绝对不能姑息。因为肢体冲突不会导致任何具有建设性的政治妥协。

    香港政府和香港社会都应该充分意识到“族群政治”潜在的破坏性影响,万不可为其提供生长和扩展的政治空间。

     作者为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总干事

     本文摘自英文《中国日报》香港版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