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中制造有意义的学习

2013-02-22 04:25  来源:大公报

    通识教育科教学的特点,有时是以议题辅佐文章为媒介,以能力训练为目的,通过不同形式的教学活动,发展学生独立的思考和批判能力,以助应付学习、生活和将来工作的需要。在教学中,教师往往忽视了“模糊性”而醉心於“精确性”,对教材精雕细刻、条分缕析地串讲、分析,试图做到“面面俱到”。然而,这样的教学法未必能够提高教学质量、引起学生的学习兴趣。

    在建构教学实施的过程中,不应只是强调机械式记忆,而应让学生成为“意义制造者”,教师则担当“指导者”、“协调者”、“促进者”、“资源顾问”、“教练”和“家庭教师”等角色。如何审视教师所发挥的功能?Collins、Brown和Newman认为有六项∶1.示范(modeling);2.指导(coaching);3.提供和解除“鹰架”(scaffolding & fading);4.叙说(articulation);5.反思(reflection)和6.探究(exploration)。

    鼓励参与建构意义

    理想的学习方式是让学习者运用其知识,并且使用特定的问题解决策略,来解决意义性的问题,而不是把学习和思考技能分离,互不相干。学习必须能使学生个体原有认知结构中的旧经验与新知识取得关联,这才是“有意义的学习”(meaningful learning)。面对各种阅读材料,每个学习者(读者)都会运用自己的价值观、理解力和经验来建构其意义,两位读者阅读同一篇文章也不会建构出相同的意义;而且任何一位读者所制造的意义也不会与作者的完全一致。故此,在教学活动中,应鼓励参与,不应即时加以批评;容许学生就他人的意见增补或发挥,使新观念不断产生。

    以“青少年问题”为例,现时学生所掌握的“常识”不外乎这些∶青少年被批评、标签为∶“双失”、“隐蔽”和“三低”。其实,青少年的隐蔽现象并不是什麽新鲜事,早在1986年之前已经存在;并且,在日本创造出一个新名词Hikikomori。“hiki”和“komori”组成“退隐”与“隐蔽”之意;泛指一群从社会生活中退隐,除家人外没有与其他社会人士接触,不会工作亦不会上课,绝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家中,情况持续多於六个月的日本青年人。

    谈到青年“隐蔽”的成因,也往往离不开这些∶没有自信、欠缺生活技能和自我形象偏低等。事实上,只有这些原因?教师可以运用其他新观点,来辅助学生对此议题、课题“制造”出不同的“意义”∶《青年、隐蔽与网络世界──去权与充权》一书中,以“去权”和“充权”让我们重新认识“隐蔽青年”这个课题∶“每个青年人隐蔽的原因都不尽相同,但他们大多在现实生活中受到挫折,丧失了掌握自己生活及人生目标的权力(即‘去权’),於是选择逃避社会,并透过互联网上的互动,尝试找回已失去的权力,为被去权的自己‘充权’”。跌进网内,隔离网外∶从网络游戏中“体验”社会关系,当中所展现的技术和表现,让他们获得在现实中不能得到的地位和满足感;被压抑的心态得到释放,周而复始。

    除此之外,若想让学生把认知结构中的旧经验与新知识取得关联,建构“有意义的学习”,可进一步指导学生阅读《解构青少年犯罪及对策──香港、新加坡和上海的经验》一书。从中学习、知悉∶青少年隐蔽、犯罪已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香港、新加坡和上海三地的学者解构了当地青少年的犯罪情况和对策等。或许,这些内容、经验会为学生带来一些“意义”(冲击、启示或价值观改变等)。总括而言,教师要在教学中制造意义,其肩负的角色除了是知识和经验的传递者外,更应该是学生的领导者、启发者、导航者和诱导者;能运用後设认知策略(摘要、产生问题、澄清疑问和预测内容),来共同建构文章的意义,促进学生对议题、主题的深入探究。\

    (通识教育科教与学系列二十二,待续)

    通识教育科专业发展学会会长

    汇知中学通识教育科科主任\庄达成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