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传真机\王渝

2013-02-22 04:25  来源:大公报

    旧历年前给在上海的伴丽打电话,响了几声转成传真机的声音。我竟是无法给她留言,感到十分无奈。心里埋怨她∶这个年头了,还用这种老旧物事。後来我和她谈及此事,她坚称偏爱传真机。真是拿她没法子。

    其实我们家也有传真机。我们的打印机兼有复印和传真的功能。可是我向来害怕多功能的器具。我们那个有十几种功能的饭锅,弄得我饭都煮不好,不是太稀,就是太乾。我们这架多功能打印机,我只会用它打印。沛然不在家,我若需要复印,只能到有复印机的店里花五分钱印一页。至於传真我根本用不上。通常我靠电脑或iPad和朋友联系,快速方便。

    伴丽说从传真机收到朋友的手书,感觉非常美好。她书桌上放了一叠友人传真的信件,时不时抽出一张来读,就像与好友对面谈天。她反埋怨我∶“圆圆、明明、阿新都给我发传真。就是没有你的。”我怪她不用电脑。她说∶“电子信,字字冷冰冰。哪里比得上传真信件,有人气!”

    伴丽的话让我想起,传真机逐渐消失的今天,日本却仍普遍使用,不仅家庭,公事、商务上也都如此。一来是为保护隐私,另外则是为了方便上了年纪的人。他们也跟伴丽一样认为传真机亲切,不同字?的手书胜过端正无味的打印字体。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