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当年控疫手法

2013-02-23 04:25  来源:大公报

    299人不只是一个量化的数字,背後还牵动了700万香港人的神经,一向感性的高永文澄清,沙士期间只掉过一次男儿泪,并非外间所传的四次。於沙士期间因处理手法备受批评的他,表示无怨无悔,当时是“交个心给大家”。对於沙士期间有8名医护人员相继离世,高永文表示医护人员不同军人,没有作随时牺牲的心理准备。

    沙士期间共有8名医护人员离世,救人不自救,高永文说,这是始料不及,医护人员的培训不同军人,军人除上阵杀敌外,亦有随时牺牲的心理准备,医护人员在沙士前,从未有因一个控制不了“一个病”而需牺牲的心态,沙士中除面对病人生死外,还有自己及家人的安危,心理负担沉重,对医护人员亦是重要的一课。他相信本港医护人员万一再遇到类似沙士的疫情时,心理预备上会较之前增强。

    对於沙士十年後,市民对当年官员的处理手法渐渐改观,一度落泪的高永文被问及是否感到当日被错怪时说,当时很多决定都具争议性,例如不让家属探病、应及早封锁威院急症室等,都受到很多抨击,虽然事後未能证明当时做法的对错,但认为有其道理。例如当联合医院在淘大花园出现社区爆发後,容量已达饱和,必须将观塘区的沙士病人集中或分散到其他医院,若集中到玛嘉烈医院,会出现很多医护人员感染,但若分散则会将疫情扩散至其他医院,担心拖垮本港整个医疗体系。他称对於这个决定至今不後悔,亦接受批评。

    当时高永文在电台节目曾表示,若市民不认同其处理沙士做法,会选择辞职,结果兑现“承诺”,外界也替他感到委屈。高永文说,就算有委屈,也非个人的委屈,当时评论矛头都指向中层管理克扣物资,但中层管理不只确保当天有口罩供应,是以医院层面上设计风险为本的分配原则下,迫不得已将较短缺的N95先分配给高风险的医院,所以为他们感到委屈。

    对於当时离开公营体系,高永文表示没有後悔,沙士只是导火线,较深层次的原因是沙士後整个社会的注意力转向整个医疗体系何时“爆煲”,提出发展私家医疗体系,控制医管局的开支,并非他当时加入医管局要提升医院管理、临床服务质素及服务文化的关注。

    高永文在访问後叹了一口长气,沙士即使已过十年,个中感受又岂是一两句的话能说得清。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