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中环‘破坏与中央互信\□锺秉敬

2013-02-23 04:25  来源:大公报

    香港能否落实二零一七年特首普选的目标,归根结底,是香港社会能否凝聚共识的问题。说得更白一点,就是立法会各党派能否相互妥协消除分歧。

    但令人奇怪的是,反对派人不提自身责任,却将责任全推到中央政府身上,不断指责是“中央不信任香港”、“阻碍香港普选”。更有甚者,某些以法律学者挂帅的政治人物,以“达到平等对话”为由,鼓动所谓的“占领中环”运动,意图制造民意压力以逼中央就范。如果反对派还相信,香港市民所坚守的核心价值,就应该做出增进香港与中央互信的行动,而不是做出“少数人之恶”的伪民主之举。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中央绝非反对或者禁止香港拥有普选的权力,事实上,基本法已清楚写明“最终达至普选”。而全国人大常委会五年前的决定,更已明确指出,香港可於二零一七年普选行政长官,决定亦同时清楚表明,在行政长官普选後,立法会全部议员亦可以由普选产生。

    编造民意 反对派不光彩

    因此,从宪政角度上,香港已不存在任何落实普选的阻力。问题也早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後由中央降到了香港特区。中央政府并没有义务,也没有任何必要的责任,要强迫香港必须在二零一七年进行普选。事实上,按政改“五部曲”,政改方案由特区政府提出,交由立法会通过,最後才报中央政府批准,就算中央政府希望方案通过,若立法会拒绝,普选同样会夭折。如果真出现此种情况,是否也要归咎於中央政府?

    当然,反对派人士或许会说,香港的建制派“听命”於中央,只要中央首肯,建制派一定不会在立法会投反对票。这种说法是典型的英国殖民政治者思维。假若此种逻辑成立的话,那麽是否同样可以说,反对派完全听命於美英政治势力,如果美国人反对,反对派就只能反对到底?反对派以这种逻辑来攻击中央政府、攻击香港的建制派,实际上是在揭露自己的思维缺陷。若一项得到全港三分之二市民支持的重大议题,建制派敢反对吗?这不是与民为敌的做法?有哪个愚蠢的政治人物会做出这种举动?事实上建制派所代表的,是香港一大部分市民的意见,攻击建制派“听命”於中央,无异於抹杀真正的民意。

    维护互信 各派责无旁贷

    民主从来不是一步到位的,就算是反对派的精神“教父”美国,落实全民普选,也用了超过两百年时间。香港一百五十七年的殖民统治,更是到最後五年,才有真正意义的议会选举。当然,时间短长,不应成为落实普选的障碍。但同样,时间短长也不应成为强行抹杀其他民意的藉口。一些学者如叶健文、戴耀庭常爱挂在嘴边的是∶“讨论普选二十年,自己等不及了”,於是通过自己的十多年的学者面目所经营到的剩馀政治价值,鼓动一场所谓的“占领中环”运动,意图将自己的个人意愿,强加於香港市民身上,人为地制造虚假民意去逼中央就范。

    这种做法其实非常可笑,假若香港广大市民真的像反对派口中所言,如此强烈且一致地站在他们一边,焉用戴耀庭先生人为地去呼吁、鼓动“占领中环”?不是说香港市民已经足够成熟了吗?难道还需要叶健民先生去“开启民智”、诉说民主的好处?这种做法的本身,根本是在侮辱香港七百万市民的智慧。更是那种典型的殖民精英思维在作祟,将香港市民视作“待牧的羔羊”。

    戴、叶两位学者,长期观察香港的政治发展,过去处事方法一向以温和理性著称,此次竟然鼓吹激进的革命式民主,其背後原因耐人寻味。但如果这两位学者还认同,香港的成功在於四大核心价值,在於求同存异、理性沟通的话,那麽他们更应该去做促进香港社会与中央政府的互信工作,而不是用极端手段去破坏这种来之不易、仅有的互信。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前日表示,要全面、准确地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把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与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统一起来;就是要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权力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发挥祖国内地坚强後盾作用和提高香港自身竞争力有机结合起来;就是要做到求“一国”之大同,存“两制”之差异。这些话尽管不受反对派中听,却是香港的政治现实。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