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家]严镜添手写挥春抒冷暖

2013-02-24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添叔一丝不苟为客人写挥春

    

    □挥笔龙蛇舞,春禧气象生。每逢农历新年前半个月,上环文武庙附近街头用铁线串的迎风飘扬的手写挥春,为香江凭添春意。只是,挥春档早已由全盛时期十多个,如今只剩下硕果仅存的添叔这一档。这位87岁高龄的老人家,领有视光师牌照,拥有几乎绝迹的“人手打造”眼镜镜片绝活,以及“人手写大字”手艺。无论是老街坊抑或新顾客,对这位长者不期然地抱一份欣赏,欣赏他的认真和坚持。\文∶李盛芝图∶黄洋港/受访者提供

    刚劲有力,潇洒流畅,玄妙入神,力透纸背,运笔由细变粗,再由粗变细而尖,尽显书法美感。人手亲笔写挥春,非一般印刷品可媲美,它既有浓浓的人情世故,又留住了沧桑岁月。但是,随时代潮流的变化,这种街头摆档写挥春的行业,逐步走入夕阳,後继无人。

    有牌视光师 拥有绝活

    人称添叔的严镜添,1962年开始在上环?棉上街近弓弦巷经营“添记眼镜”,51年来风雨不改,每年都会在尾 (农历12月15日)开始写挥春,一直写到年廿九、年三十晚。自言家境贫困的添叔,7岁开始跟随当中医的契爷学书法。他回忆当年“未入学先要晓写字,每天一边磨墨,一边将玉扣纸钉成习字簿来练字”,年纪小小的他,已写得一手令人赞叹不已的毛笔字。经历过二次大战洗礼,和战後生活艰苦的磨难,添叔好不容易考取视光师牌照,开始在?棉街为人验眼、配眼镜,谋生计。

    每逢农历12月,是“添记眼镜”最忙碌、人流最畅旺、生意最好的时间。不少市民或外国游客,在?棉街寻宝後都会被添叔挂在铁丝网上,随风飘扬的手写挥春所吸引,再往前走下数级楼梯,可以看到“招财进宝”、“不劳而获”、“总要够运”、“家肥屋润”的挥春放满在地上,壮观宏伟的景象。

    街坊喜欢挥春有人气

    “添叔,今年我又来找你写挥春!先写张恭贺新禧的开市启事,再来几张吉祥的祝福挥春吧!”访问当天正值星期六,添叔几乎没有停过笔,来的大多数都是熟客,也有来趁热闹的途人。住在荃湾的周小姐,近5、6年来坚持找添叔写挥春,“论字,坊间不少书法家写得比添叔好,但我们就是欣赏他的热诚和坚持,手写挥春的人气远胜电脑印刷挥春的‘死板’、无美感,添叔的字从点画横竖撇捺,总能让人体味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散发朝气勃勃┅┅”

    周小姐的话还没有说完,添叔就急不及待说,“上面那间是什麽?文武庙嘛!即是扯旗山龙气的出口处,龙气由山顶一直扯下来,喷出维港,龙气经过我们头顶的树,散落在我档口,所以我写的挥春沾满龙气,将我的福气带给人们,让人人家庭和睦。”听完添叔强劲有力的说话,不知是否心理作用,记者顿时也觉得红纸衬托起金字,每个字的落笔恰巧到位,字体工工整整,的确没有丝毫偏差。

    添叔手写挥春价钱丰俭由人,一张“红底金字”的挥春收费50元,一个大“福”字150元,开市启事、对联、诗词收费由150元至500元不等。写几张挥春、“福”字可能就要三、四百元,但想深一层,花数百元“迎春接福”,又能让老人家过一个好年,何尝不是一桩皆大欢喜的好事。

    中外游客慕名求靓字

    在访问添叔的三个小时中,客似云来,外国人、内地客、港人┅┅来自四面八方,住在北京的周先生一家5口,特意来找“手写挥春”,他们一口气要添叔帮忙写一副对联、五张小挥春、三个“福”字,添叔自然生意滔滔。但添叔始终是一位近90岁的老人家,记性不好,单是一副对联就写错了三次,周先生亦不好意思要添叔再写,打算将错就错。加上天色渐晚已经是晚上6时,不过,添叔做事讲求完美,不想让客人有遗憾,坚持完完整整地,按照顾客要求写好才收工。

    在街头摆档写挥春逾半世纪,添叔平日会在旧书报摊中买书自学各种毛笔字体,活到老,学到老,他也乐於尝试练练不同的书法字体,在楷书、行书、隶书、草书的基础上研究一番。添叔直言,要保存手写挥春这种中国传统习俗,将新年的气氛传播到每家每户,并不容易。他笑说,自己可能是“香港最後一个”手写挥春的人。“依家後生宁愿做一些能赚钱的工作,我的儿子是视光师,没有兴趣写挥春,希望他日到我百年归老,大家仍然记得我曾经帮街坊写过挥春。”

    潮流不再 叹後继无人

    添叔的大半生跟十数尺的档口相依为命,每天的生活只有档口和回家,但他性格开朗、乐天,在记者的访问中,添叔经常开怀大笑,他担心自己忙生意,会令记者闷倒,所以,一有空就如数家珍地分享上环的昔日故事。“数十年前的文咸东街这一带,每逢农历十二月街边总有十数个档口在写挥春,街头巷尾有人烧炮仗,新年的气氛比现在浓得多。现时手写挥春有的过世,有的告老还乡,净得我呢一档了。”听起来,不胜欷 。

    创业难、守业更难。像添叔一样,坚守一个档口半个世纪,尝尽岁月沧桑,世情冷暖,少一点精神、心血做不到。87岁的添叔不免有点老态,但是一提起毛笔立即精神抖擞。天天开档,天天写字,记者问“有没有想过退休”?添叔说“不休,怎可能休!营营役役5、60年,休息?自己不就如同‘废物’。现在日日写点大字,生活还有点寄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