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的了解\言止善

2013-02-24 04:25  来源:大公报

    历史学者陈远的随笔集《负伤的知识人∶民国人物评说》(商务印书馆)评说了二三十个人物,读者可以感受到,研究者和被研究者的心是相通的,因之,活在书中的历史人物比在荧屏上看到的更富有生机。

    《在学术和气节的跷跷板上》讲冯友兰。冯的学术地位是没有争议的∶“三史释古今,六书纪贞元”;“阐旧邦以辅新命,极高明而道中庸”。他遭人诟病,主要是在“文革”期间“批林批孔”中的表现。作为大知识分子,大哲学家的冯友兰,竟会那样“识时务”和“没气节”。陈远分析,冯友兰不可能像梁漱溟那样大气凛然。但冯不是卑劣的人,他的表现实在比某些後来批判他的人要好,因为他在“文革”中并不曾主动批判过谁、揭发过谁、陷害过谁。至於冯的“屈节”,陈远认同如下解释∶像冯友兰一类知识分子,他们对於群体和个体、国家和个人的关系,往往重视前者而忽视後者,甚至不分祖国和政权,不考虑政权的性质,而总是强调国家的主权,忽视个人的人权。这种国家至上的观念决定他们往往把国家的独立、统一看得高於一切,以致在国家的强权面前放弃知识分子的独立思考和独立人格,忍受来自国家的侵害而不反抗,也对国家侵害他人的现象保持沉默。这种分析很有深度,富有说服力。不但可用於冯友兰,也可用於其他民国的知识人,抑或对我们自己也有效。

    《梁漱溟的底气和骨气》讲梁漱溟。梁漱溟富有骨气,“一代直声”,陈远也认同。问题是梁先生的底气从何而来?冯友兰可不可以有?早年也在北大图书馆和毛泽东共事的张申府可不可以有?实际上,梁漱溟不但在北大时和毛泽东就有往来。一九三八年,梁漱溟苹身赴延安考察,毛泽东和他畅谈两个通宵,尽管谁也说服不了谁,梁回忆那次会见“心情愉快,如老友交谈。”一九四六年,作为民盟的组建者之一,梁漱溟为国是奔走於国共两党之间,梁和毛的友谊进一步加深。一九五零年毛曾邀梁到中南海家中作客。毛还邀梁加入政府,被梁谢绝。後来,梁应毛邀,参加了对河南和山东的考察,推辞了去广东的考察,毛都表示理解。不久毛为梁安排了小巧而精致的四合院。一九五三年,在政协会上梁为坚持自己的意见冒犯“龙颜”,只因为梁和毛的关系既是冤家,又是朋友,别人没有这个资格,哪来如此底气?

    《势利的历史》讲袁世凯。陈远卖了一下关子,先没有直接点出袁世凯的名字。只说有一个人所共知的人物,虽不是教育家,却创办了山东大学。因为他认为“国势之强弱,视乎人才,人才之盛衰,源於学校。诚以人才者立国之本,而学校者又人才所从出之途也。”另外,要废除科举,最早上奏摺的就是他。他不是财政专家,但他当直隶总督後,设农务局,引进棉花良种;设工艺总局,扶助工商。庚子之前,天津仅有四五家近代工业企业,在他的主政之下,到了辛亥之前,已发展至一百三十七家。他不是司法专家,但晚清的司法改革,如将司法和行政分开,搞司法独立;设总检察厅,对刑事案件提出公诉,都与他有关。原来,此人就是臭名昭著的袁世凯。像笔者这类读者,从读小学时就知道“窃国大盗袁世凯”,後来又长期被“非黑即白”的惯性思维左右,听陈远分析,不啻一方清醒剂。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