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与诗人的文学缘

2013-02-24 04:25  来源:大公报

    去年秋天,我把余光中先生的新作《断桥残雪》传给《文学》版,编辑希望我写一段导读的文字,同余诗一起发表。我应命。半个月之前我得到余光中的《行路难》,在寄予编辑之前,乾脆先写了《余光中行路难?》一短文,俾便她同时把诗、文发表。诗、文寄出後,编辑来电邮,说星云大师有诗回应余光中的《行路难》,《文学》版拟余、星二诗都发表,并请我也来评点一下星云大师的诗。我遵命。

    星云法师弘扬“人间佛教”,建树遍天下,世人尊之为大师。在诸般大建树、大建设中,有台湾佛光大学。我应佛光大学创校校长龚鹏程教授之邀,曾任该校文学系教授多年,更应称创办人做大师。佛光大学的翁玲玲教授,曾在一个盛大的典礼中,引用创办人星云大师的名言“有佛法,就有办法”;诚然,有佛法,就有办法。中国人的行路难,我在《余光中行路难?》短文中已述及。一九五○年代 Jack Kerouac的名著《在路上》(On the Road)国东、国西、国南、国北的美国行,既是逍遥游,也是行路难─主要是心灵上的寻寻觅觅。星云大师有佛法,不觉行路难;法眼中,江东、江南、江西、江北山水瑰丽、人文荟萃,到处都是佛教的名刹。“江东”一节的茱萸、宝莲二寺,都在徐州市。“江南”一节的牛首山寺院多,栖霞寺更是中国四大名刹之一。“江北”一节的扬州、镇江可说是佛教之都,扬州的大明寺旁有新建的鉴真图书馆,更是“佛光山”出资兴建、经营的,而佛光山的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就是扬州人。在宗派上,他属“江西”一带所说的临济宗;“临济儿孙满天下”一句所说,是实情─世界各地都有佛光山的信众。这一书说的“禅门五宗”,应略为交代。高僧虚云和尚兼承曹洞宗、临济宗等禅门五宗,佛教电视剧集《百年虚云》曾在佛光山属下的电视台“人间卫视”黄金时段播映。

    星云大师已高寿八十五岁,不良於行,但即使是现在,他也没有行路难之叹。不论人去江东、江南、江西、江北,处处都受欢迎,处处都人杰地灵。他呼吁“思念云水天下的游子回乡探望”。

    近年星云大师及佛光山的大功业,是高雄市“佛陀纪念馆”建成启用,以及“星云传媒奖”、“星云文学奖”的设立。余光中两年前获得第一届星云文学奖,奖金和奖座由设奖人亲自颁予受奖人。星云大师是和尚,也是作家,诗、文、小说、歌词、剧本数量极多,佛光大学图书馆放满一架。星云文学奖得主余光中有新诗发表,设奖人“新诗听罢也长吟”(杜甫诗有“新诗改罢自长吟”之句),而有此应和之作,正显示这位大师的雅兴,而这雅兴与其“人间佛教”的三好“存好心,做好事,说好话”有关。何止“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江西、江东、江北都好,是四好。

    余光中写其轻松、戏谑的《行路难》,星云严肃而又高兴地道出长江四方之美好。文学本就丰富多元,如长江滔滔长流,卷起千堆雪万朵花。星云大师写此诗,目的不在对垒余光中,不在PK余光中,而在以“风”以“方”以“望”以“乡”这些诗韵,唱和余光中。

    数年前星云大师创办的《人间福报》大篇幅专题报道余光中,说到余光中也喜读佛经。我与余光中结缘四十多年。二十年前,范止安先生趁星云大师到香港弘法之便,安排聚会,一厅之内我与星云大师交谈了几句,近年更曾在佛光大学教书。现在我略抒读诗之感想,记下的是余光中与星云大师的因缘,也顺便记下我与他们二位之缘。都是文学因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