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重修旧祠堂\本报记者\毛丽娟

2013-02-24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中部省份近年兴起翻新祠堂迎新春,祈望城乡差距缩小,来年生活更红火\毛丽娟摄

    

    龙年除夕,老皇历的通书上说,这是个适合祭祀、安香、酬神、祈福的好日子。记者外婆的家乡──江西樟树中洲乡院前村,那天一清早,唢呐声、鞭炮声便打破了村庄的宁静。经过半年的修葺,焕然一新的祠堂在除夕那一天举行重修落成典礼。

    那天上午,拜祠堂的仪式开始,欢庆的麒麟追燃放的鞭炮一路舞到祠堂,外姓村民也一样被锣鼓鞭炮声引来围观。

    许多在外务工、经商、就学的游子,都赶回家乡来见证这一盛事。有些人甚至已在外闯荡十几年,头一次携家带口回老家。鼎沸的人声张扬喜庆,这个村庄已许久未如此热闹了。

    在家族血缘观念根深蒂固的中国,祠堂一度是乡村社会的核心。逢年过节的祭祖大典和村有大事时的宗族会议自不待言,平常村民的婚、寿、喜、丧,往往也会借祠堂之地举行以隆重其事。

    随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乡村,青壮年农民开始一浪一浪地背井离乡,涌入城市,追求更高的收入和更自由的人生。与此同时,劳动力外移的乡村社会变得冷清,老祠堂慢慢萧瑟破败在入城打工的大潮流中。

    胡敏宏是这条村里走出去的大学生,也是这次发起捐钱修葺祠堂的重要组织者。他对记者说起上世纪九十年代自己孩童时的童年记忆∶那时,每逢节庆日,村里人都要到祠堂烧香磕头,祈求五谷丰登、家宅平安;遇需要全村人一起做决断的事,老少爷们都齐聚祠堂,议事合计。“祠堂不仅仅是供我们孩童玩乐的场所,它也寄托了村里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激发我们的荣誉感,鞭策我们奋斗。”小胡说,负笈在外每次回家看到已经破败的祠堂,心里便泛起失落感。他甚至一度以为,走出乡村的人们再也不会回来,乡村已没有希望,祠堂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但在外经商多年的老胡,却对家乡的祠堂有更深的眷恋、更成熟的看法。这次修祠堂老胡捐了6万元,他说∶“祠堂提醒你来自哪里,为什麽要打拚,它的存在使得我们有所寄托。”

    城市追梦 反哺故土

    据悉,周边越来越多的村庄也都在翻新重修祠堂了。

    村长胡小平告诉记者,村里很多人虽然已经在城市买房安家,但真正在城市扎下了根的并不多。他们仍然缺乏安全感,担心失业、担心养老,即便他们在城里已买房,多半也会在老家再盖一栋房,为将来留一条退路。胡小平说,这两年中央对农村的扶持政策很多,村民都相信家乡经济将得到改善、生活水平会有所提高。

    农民虽然已走出乡村,但仍然像候鸟一样在城市与乡村间往返。如果说城市是他们追求幸福的“梦”,那麽村里的老祠堂,则如同他们保留在乡土那一端的“根”。今日,他们带出外打工经商赚的钱骄傲地回到家乡,解囊捐钱,重修凋敝了二三十年的旧祠堂,这既是对自己外出追梦的自我肯定,也寄托了他们对家乡的反哺深情。

    老祠堂将作证,总有一天,家乡会和城市一样,生机勃勃,充满机会,而且更自在,更有温暖。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