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坐失国际货币话语权\□赵令彬

2013-02-27 04:25  来源:大公报

    早前G20会议为国际汇率政策定下了新规∶只要不公开声明贬值目标,便可以宽松宏调政策特别是量宽来压低汇价,等如为最新一轮的日圆贬值开绿灯,并默许了通过财政及货币措施来操纵汇率。这情况对中国尤其不利,故在G20会议上中国未能引领新兴大国共表反对,实属严重失机。

    G20及国际 间的无力协调,表示今後各国操纵汇率并进行货币战的行动必将升温,难怪连新西兰也表示关注,且或会加入货币战,该国央行行长指纽元偏高,不排除会入市干预。金融市场炒家自然更趋活跃,最近索罗斯等便大炒日圆贬值,而对冲基金亦炒低金价,带来了新一轮美汇升值及投机潮,市场亦将难免更频繁波动。总之,国际财金环境将进一步动荡以至恶化。

    中国在此次会议上的低调,显示仍未深切认识当前国际财金的凶险形势,并做好应对相关的机遇与挑战的准备,但长此下去必累己累人。在国际上,欧美日等发达国已无力解困且章法大乱,IMF等国际机构亦同样技穷。此时正是建立新国际财金秩序的黄金机遇,新兴国家理应把握时机,推出新思维新策略新方案,而中国尤应在这方面发挥更大的推动以至引导作用。顺应潮流推动历史向前,正是中国在崛起中应负的大国责任。

    且勿忘记中国将是新秩序的最主要受益者之一。随中国崛起,所受到旧秩序的制约日大,与欧美等旧势力的矛盾日趋尖锐,由此而来的国际政治压力也日高。例如二月中的国会提名听证会上,美国的候任财长继续指称人民币汇率偏低,理应进一步升值云。从目前情况看这更突显了双重标准∶美国一面默许日圆贬值,另一面续对人民币升值施压。

    在日益严峻国内外形势下,无论是为己为人,中国理应在国际货币及汇率事务上更多发声,并联同其他新兴大国争取更多话语权,而不应以为沉默是金。尤须注意者是,目前的金融海啸後续危机,与当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性质大异,故不能沿用那时的应对方法。当年只是局部地区性风暴,欧美等世界财经核心地区情况良好,更不涉及国际财金秩序的新旧交替。现时形势大异,欧美日等发达国乱作一团,国际财金秩序的新旧交替历史转折点已经出现。当年中国以不变应万变,在风暴冲击中屹立不倒,赢得了全球赞赏,国际地位随之上升。但今天若随波逐流附和欧美,以为可得过且过便属大错特错。这次源自欧美的风暴,其级数比十馀年前的亚洲风暴高出很多,中国必须更积极主动地应对,特别是要促进新秩序的建立以减低交替震荡。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