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叱哆喽呵》爱恨交织

2013-02-27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伍宇烈饰演失聪四十多年,接受了耳蜗重建手术後的哑仔

    

    □潘璧云编剧及跟伍宇烈合演、伍宇烈跟冯蔚衡合导的香港话剧团新作《喃叱哆喽呵》,从剧名到头几场戏的编排,都令观众感到有点疑惑,究竟难读的剧名有什麽意思?看剧时才知道伍宇烈饰的哑仔讲说话时口齿不清,把“蓝色多瑙河”说成“喃叱哆喽呵”。\何俊辉

    观众踏入黑盒剧场,会见到舞台美术设计者(场刊不称作“布景设计”)刻意将两组布景放在长形观众席的两端,令所有观众只能看清楚一端布景而看不清楚另一端布景,观众自然会对此“缺陷设计”感疑惑,但此“缺陷设计”正切合哑仔跟妹妹(潘璧云饰)那充满缺陷、遗憾的角色关系和生活处境。笔者於第一场戏便见兄妹各据一端,清楚见到哑仔在一个怀旧味道甚浓的布景中打开冰箱并拿出形似蛋糕的特制午餐肉,却只能隐约见到妹妹身处的地方有多件旗袍悬在半空,不知她做什麽,这效果不禁使笔者代入哑仔的处(心)境,开始体会哑仔跟妹妹恍如活在两个世界,而之後的戏份果然重点描述兄妹在沟通上出现很多问题。

    哑仔不想当正常人

    第二场戏是潘璧云和伍宇烈似乎以自己(演员)的身份读一份剧本的头几场戏,并作了一些简单的角色言行演绎。读剧本的编排明显是要观众知道演区之所以出现卡式录音机与黑胶唱片、旧款冰箱与饼乾罐,是因为《喃叱哆喽呵》的故事背景设在内地人大批偷渡来港(包括剧中兄妹的妈妈)的几十年前。然而,读剧本时及读完後的一、两场戏有一些令观众不知所措的地方,例如出现一位演员读而另一位演员做手语的情况,最奇的是妹妹也做手语,而哑仔则时做手语时讲说话,接妹妹(或女演员)忽然转演一名有乡音的妇人┅┅混乱加剧,迫使笔者更留心听兄妹表达的内容是什麽,当明了的内容愈多,加上其後渐见清晰的剧情线,而演员处理角色的独特手法亦构成固定模式,观众本来的不知所措就变成安心,自然能对角色的心路历程产生愈来愈多感受。

    《喃叱哆喽呵》的主线是描述妹妹花了大量金钱迫哑哥哥做了手术,令哥哥能听到声音及起码讲到口音怪异的说话,偏偏哑仔却宁愿哑也不想当正常人,除了因为学讲正常的说话及当正常人很艰辛外,他更爆出“正常”的妹妹充满缺陷和遗憾,从来都活得不开心,两兄妹为“该否做正常人”不断对峙、争吵。

    角色刻画非常细腻

    从主线可见编剧把每个角色刻画得非常细腻,最厉害之处是安排妹妹投入妈妈的立场和心境去演妈妈(即有乡音的妇人),她其实是替妈妈感到不值多於讨厌妈妈一直偏心照顾哑哥哥,因为妈妈先前在内地生活穷困,其後在香港总为哑哥哥操心劳碌,一生也未尝稍开心幸福的日子,“妈妈”这配角成了一个看来柔弱(她差点自杀)但屡次不向命运屈服的动人悲剧人物,潘璧云演时能彻底掌握这人物的特质。当妹妹自爆曾想毒死哑哥哥和咬牙切齿地说出“好讨厌被人抛弃的感觉!”(妹妹曾离婚)时,观众又会深深感受到潘璧云爆发出的不满、冤屈、妒忌已积压了多年,精彩的是连串忿恨中又夹杂对妈妈的爱与对哥哥的疼惜。

    

    (剧照由Kit Chan@KC Creative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