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医院的’依例行事‘\黎小燕

2013-02-27 04:25  来源:大公报

    家中老人骨折“入厂”(港人以“入厂”形容入住医院,一来避讳不直说不吉利之言,二来“入厂”即表示“有坏零件待修理”,入院“修理”身体,传神也)。“没有人想‘入厂’,既然不可能不‘入厂’,就以平常心应对,之外就是趁机会多观察多学习。”“‘深悟’是正确方法,‘一筹莫展’得抛诸脑後”。连日来这些话不断在笔者脑中盘旋。

    生活忽然有了变化,对人对事,忙之馀,一天或几天里总有冷静下来的时候,有序地作些总结,及时汲取经验教训很有必要。其中,在“厂”中所见,“小心从事,小心言词”到处可感受得到。

    老人清晨六时许经由救护车送院,四位消防救护员(连司机)中,一个衣不同,且更年长,看来是“阿头”,在回应老人连声的“我没有滥用救伤车,痛极才叫你们来”时报以“我们如今很难做,这样做不一定对,那样处理又遭人投诉”之言,看来原意是想讲些题外话,以转移老人注意力,减少老人痛苦。然而,由此可见其对工作之纳闷感,反映了职业背後不为人道的点点难处,老人有伤患,这救护员似也有“轻疾隐患”。

    香港医护技术举世闻名,小小地方不乏大国手。自从由医院管理局统一管理公营医疗机构後,情况与年前颇有区别。听罢消防救护员片言苹语,对“厂”内人员的处事方法不由得也循这方面多加留意,也因此“有所发现”,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颇努力,但背後埋藏了“因应制度而努力”之情绪,大前提只为“做好呢份工”。

    餐车送餐,纵使用专用升降机,饭菜给端到每位伤患者面前时,温度尚适宜进食。作为伤患者,如果乏人照料,特别是本身正快速衰退的老人,情况之糟可以想见。周围吞咽困难的老年伤患者不在少数。家中老人牙齿不好,戴假牙本已费周章,加上骨折,动弹颇有困难,就是戴了假牙也吃得奇慢。结果是∶没吃几口,饭菜冷了,实在咽不下,胃口大减。往後的数天,一见“冷饭菜”,心里不禁打寒颤,连一口也不想吃了。探病时间中午一个小时及傍晚三个小时,傍晚时家人还可赶及帮助老人加快用膳,中午时则往往是饭菜先到逾半小时而仍未到探病时间,家人被拒诸门外,眼巴巴目送餐车进病房而不能帮助老人进食,甚感不安。饭菜凉了,请服务人员(譬如人称“姑娘”的护士小姐或做清洁的“阿婶”)叮一叮(在微波炉翻热),得到的回覆是∶“我们这里没有这个设备。”令人心生烦闷。他们也有喂老人进食的,只是又牵涉到人手紧张问题,有家人在旁总较理想自不待言。

    香港人爱说∶“公立医院就是这样的了,怎及得上私家医院。”人们所指的,并不是公私营医疗机构普遍优越的医护专业技术,而是二者的规章制度。即如上述例子,私家医院可让家属全日陪伴伤患者(当然得看伤患的严重程度),请“阿婶”或“姑娘”帮忙不会常报以“等阵先,我们有急症要先处理!”按理医院各楼层都该有“翻热饭菜设备”,但可能制度上没有此规定,病人因而得不到该项服务了。

    回想家中老人那天坐救护车送院後,照过X光,送上病房,从清晨六时许一直饿肚子,等到下午近三时才有当值医生来。由前一个晚上在家吃过晚饭起计算,一直到翌日下午近三时,其间十多二十个小时里,老人全无饮食。笔者如果没有家人接班,寸步不敢离开,也一样饮食全无。无疑按医疗守则,经由医生看过伤患者,下了批示,病人才能饮食。多次催促之下,上午十一时许,一位“姑娘”表示∶“医生正为其他病人动手术走不开,阿婆看来没大碍,或者可先给她吃点面包喝点水。”算是“格外通融”。但取点热水和借用食具也不容易,“姑娘”和“阿婶”转个头不见人,见人了又答以“等一阵”。有人说,老人有病床可躺下来算是不错,好些在急症室呆等数个小时都仍在“候诊”之列时有所闻。

    早就知道公立医院医护人员流失严重,他们长时间守候在医院照顾伤患者,有家归不得。人非草木,医护也是人,不能长期如此工作。但在人手紧张与正在酝酿推出医疗保险制度之际,改善一些不必花费很多功夫而效果立见事项该不难做到,例如是否可以增聘多一、两个“阿婶”,为有需要伤患者翻热饭菜?病人有热饭菜可吃,胃口好了,营养够了,痊愈可期,病床及早腾空。这方面开支多了,那方面开支得以弥补,不必事事搬上立法会讨论,也毋须向全社会谘询吧?

    总的而言,“姑娘”和“阿婶”的服务态度尚可,个别更颇有耐心(决心进这行服务,耐心不能没有)。只是,时代不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已今非昔比,更多的是依制度行事,而不是由诚意出发,工作中步步为营,只为了尽量避免被人投诉,这与机械人冷若冰霜无大分别。事实上,很多工作如果由机械人来操作,效率会更好。

    笔者对那句“公立医院就是这样的了,有钱可进私家医院便不同啦!”很不以为然,不能说公立医院“就应如此”。

    狮子山下精神在香港日渐淡薄是不争事实。以前医院人手没有如今紧张,医术没有如今昌明,医疗仪器没有如今先进,服务人员反而普遍比如今热诚。社会日渐进步,法例日益完善,人们却活在“依法行事”的囹岳中,自画为牢,做事僵化,欠缺诚意。如果事事都要立法管制,不难想像,他朝有日,连孝顺父母也要规范化,不孝者要坐牢。孝顺只是基於害怕坐牢,而不是发自真情实意,中国人数千年来由道德规范的传统仁爱精神,在香港如果日渐式微,是很令人难过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